jasmine

最是人间不值得(3)【执离双重生】

警告:

刺客列传第二季背景

有人物OOC

CP为执离双箭头

放飞自我文,拒绝撕逼,有不喜者请右上角点叉,我们相互尊重,谢谢

 

执离双洁癖慎入

 

先导章之二:求盟
 

昱照山后,藏着一个世外桃源。

 

慕容离带着阿煦挑出来的两个心腹侍卫,伪装成贩卖香料的商贾,随着大型商队一起来到了钧天七个属国中,最早称王,最为富有的天权。

  

天权王执祜已经年过半百,只有一个乾元独子,唤作执明。

 

慕容离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正端坐在坊间茶楼的二层雅间之中,一身绣着羽琼暗纹的月白锦缎衣裙隐隐透出些许与众不同,素白的锥帽遮掩了倾世容颜,手指微微点着桌面,凌乱的节奏昭示着内心的动摇与无措。

 

天权民风开放,茶楼的说书先生无所顾忌,正讲着自家执明世子殿下平日里不学无术,如今却“一鸣惊人天下知”的故事。

 

若不是也经历了世事纷杂,又怎会在朝夕之间改换性情?

 

慕容离明白,执明也同他一样,要在这红尘十丈中再轮回一次了。 

 

鸩酒的毒深入肺腑,锥心之痛似是要穿越时间,慕容离情不自禁抚上胸口,前世的恩恩怨怨,这一杯毒酒,不知道能不能消解得干干净净? 

 

如今瑶光有求于天权,若能保得瑶光平安,纵使再饮一盏鸩酒又有何妨? 

 

思及此处,慕容离眼眸中透出一抹悲凉。 

 

钧天启坤帝尚在,慕容离不能明目张胆地出使天权,只有借助王公贵族或得宠臣子之力,才能得见天权王。 

 

好在,黄金在天权分外有用。 

 

慕容离坐在马车上心中暗自思索着什么,行不多时,便已到了去处。 

 

府邸正门大敞,全部家眷跪于门内迎接,天权太傅执臣子礼站在最前方。 

 

那是翁彤第一次见到慕容离。 

 

羽琼花暗香悠悠,柔荑若雪轻抚珠帘,慕容离一身月白飘然而至,他微微撩起锥帽的素纱,露出清婉绰约的仙姿玉貌,眉目灵动,向他略略颔首。 

 

那一霎的湛然若仙,当真惊世骇俗。 

 

轻纱漫步,裙角的羽琼暗纹如水波漾开,涟漪荡到人心底。 

 

天权王执祜端坐正堂主位,看着瑶光世子一步步踏莲而来,不禁在心中暗叹,慕容德那老匹夫究竟是养了个什么妖孽,送来天权兴风作浪…… 

 

“臣,慕容离,拜见天权王。” 

 

 

天权王执祜乱世称王,割据一方,足堪称为天下英雄,被这样的当世豪杰上下打量一番,慕容离竟也能泰然自若,这让原本以为瑶光世子只有容色的执祜,终于对慕容离有些另眼相待了。 

 

不害怕就好,若是连这样的场面都禁不住,日后怎么做我天权的王后? 

 

“慕容贤侄到访,有何要事啊?”执祜明知故问。 

 

“为天权王献上共主玉玺。” 

 

慕容离的直白让执祜微微一挑眉,颇感兴趣地看着他将那枚玉玺放在桌案上,“为何要将此物献于本王?可是要诬陷本王有反意?” 

 

慕容离闻言轻轻一笑,“王上有无反意,臣不知晓。臣只是,宝剑赠英雄,玉玺酬君王,不至使明珠暗投罢了。” 

 

“好一个明珠不暗投!”执祜大笑,“瑶光的来意本王不难猜测,只是天下之大,为何选中天权?” 

 

“因为天权有九鼎!”慕容离轻描淡写,却语不惊人死不休! 

 

执祜一掌拍案而起,他看着慕容离依旧淡定坦然的眼神,唇边慢慢勾起一丝笑容,他眼睛如同鹰隼般犀利,语气中透出森森寒意,几乎是从齿间挤出一句话语,“贤侄可知鼎轻重否?” 

 

慕容离浑身一凛,翻身伏地便拜,音色铿锵,“臣愿为王上用金铸鼎!” 

 

“哈哈哈……”执祜闻言大笑出声,“真是……天助我天权,天助我天权!” 

 

 

慕容离随着天权王执祜一同回王宫,同乘马车。

 

“贤侄年岁几何?”执祜问道。 

 

“臣今年二八。”慕容离回答得很心虚,毕竟重生一世,心中年龄恐怕要过了而立。 

 

“本王有一独子……”执祜言及此处忽然停住,想起什么来,面容柔和不少,“贤侄进宫,或许能瞧见。” 

 

“臣来天权,只求一遮风挡雨之处,王上仁慈,许我居住王宫,臣不敢越雷池半步。”慕容离垂首言道。 

 

执祜撇了慕容离一眼,心中道奇,“可是家中已有婚约?” 

 

“尚未。” 

 

“缘何欲擒故纵?”执祜的语调已经有些严厉了。 

 

“臣愿为质,直到天权王一统钧天。” 

 


评论(1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