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mine

【架空古代宫斗AU】君心合谋(八)

警告:

架空古代宫斗生子设定

有人物OOC

CP为执离、钤光、仲孟、双白

拒绝撕逼,有不喜者请右上角点叉,我们相互尊重,谢谢!

章八  否(上)

 

陵光停下兴致勃勃地讲述,偏过头认真地打量着公孙钤,他没有错听公孙钤话语中那一闪而过的不解和责怪,心慢慢沉下去了......

 

“怎么了,”陵光含笑问道,语气越发柔和,却藏不住那股情不自禁带出的自上而下的优越和警示,“他是姓裘,还叫做裘振,公孙大人可有异议?”

 

他挑衅的样子实在太过骄纵可爱,平日里婉约的眉目带着些生动活泼,公孙钤完全没办法生气,只得将话说通透了好言相劝道,“世子,裘振是弑君的刺客,您不该......”

 

“不该如何?”陵光闻言立即站起,他一双美目含着愤愤不平的恨意道,“难道你也是父王派来......”言及此处,他才恍然大悟,哀伤道,“是了,我本不该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希望,你自然是父王派来监视我的。”

 

“微臣奉暮南王之命而来,并非为监视世子!”公孙钤仰头坚定地看着陵光,话音落地有声,“微臣是来保护世子的,唯独请世子在这一点上莫要误解微臣拳拳之心!”

 

“若是要护我,那岂不是唯我命是从?”陵光为微微偏了偏头,深紫色的发带坠下的流苏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痕迹,端得是俏丽娇憨,“为何要顶撞于我?”

 

“裘振不能见,更不能救!”说着,公孙已然跪倒在地,满脸严肃,“微臣知道世子重情重义,可裘振已经叛国叛家,他作下如此罪大恶极之事,世子当以自身为重,就当......”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兀自伤怀的陵光一眼,压下内心深处的些微不甘,俯身下拜,“就当他已经去了吧。”

 

“公孙钤,你什么都不知道!”陵光苦笑着,扯了自己身着的绣百鸟朝凤的华裳向后退了一步,他已然明白公孙钤来他身边并非得到了暮南王的全部信任,那些腌臜事情,到底是难以启齿不足为外人道也,“我一定要去见裘振,这是我与他的约定!”

 

“微臣曾以为世子殿下是天下难得的聪慧之人,原来也有会被感情蒙蔽双眼的时候吗!”公孙钤振振质问,“万事万物都要讲一个理字,皇家也不例外!此时此刻,将叛国弑君的贼人与暮南王府牵扯起来,后果不堪设想!世子殿下莫不是以为后宫之中当真铁板一块,暗中盯着世子殿下以求兴风作浪的投机之人正伺机以待啊!”

 

陵光并非不知道宫中一直有一股势力在暗中与自己作对,正是在利用裘振,可是......

 

“主管宫中禁卫的安乐侯莫澜率大批侍卫回天权召集服役之人修建瑶宫,如今宫中人手短缺,偏矍殿也侍卫松弛,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了!”

 

公孙钤见陵光执迷不悟,心中焦急道,“世子殿下,这不光是您的机会,也是那暗中之人的机会啊!若是他设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之计,太后也保不住您了!请您千万以王爷大计为重!”

 

“什么大计!”陵光被这一句彻底点燃了怒火,将手中的魏紫牡丹掷在地上,“我进宫就是为了裘振,大丈夫一诺千金,我必要走这一遭!你愿意帮就帮,不愿意帮,就算我废位被囚也和你毫无干系!”说着,便看也不看跪在一旁的公孙钤,甩袖而去。

 

娇嫩的花瓣在微带寒意的秋风中萧瑟颤抖,公孙钤拾起那朵魏紫牡丹小心翼翼地笼在袖口,慢慢向外走去,孤独的背影中藏着的,是说不出的落寞。

 

探监之事志在必行。

 

近日里天暗得早,只不过是酉时初刻,天上已然无月无星,只是秋风紧,吹动黄叶满地。

 

陵光同侍女碧琉穿着一身内侍衣衫,执着一盏闪动微弱光芒的灯笼,快步走在漫长的宫道上。偏矍殿在禁宫西北角落,常年寂寥少人,眼看着路越走越偏僻,陵光的心又开始不争气地快速跳跃起来。

 

上一次被谁算计了尚且不得知,如今倒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见裘振一面,着实危险至极。只是一来陵光实在担心裘振情况,他应允了要见一面,裘振用了自己的性命去辅助暮南王成就大业,他再食言不尊约信,当真自私到天理难容了。况且,他冥冥之中总有种不祥的预感,这很可能真的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机会了。

 

二来,上次的罪名是夜闯禁地,只换来了不疼不痒的禁足,这次如果还要用同样的罪名来治他,必然不能收到令设局之人满意的结果,只有更加严重的解救朝廷钦犯,才能让他一败涂地,再无翻身之力。

 

由此得知,若是他要救人,那才是最最危险的时候。陵光如今还不知道裘振情况如何,更不知该如何施救,此次相见,在设局人眼中,可能只是一场惊涛骇浪到来之前的暗流涌动,如此想来,反倒安全不少。

 

越靠近偏矍殿,便越能发现防守的侍卫多了起来。据庚辰说,因着莫侯爷去天权文曲城,守卫已经调走了一半还多,可剩下的兵丁尚且能防得如此严密,前几日偏矍殿是个什么情形,自然可以想象得出,当真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

 

陵光敛了敛衣袖,双手握紧放置在身前,半躬着身子,和宫里一般的内侍并无差别,尽量装着从容不迫的样子从正门旁绕开,急行到左偏角门,便见庚辰在那里接应。

 

人道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守卫偏角门的两个侍卫收了他们极多的银两后,便同意带着他们进去探监。偏矍殿有规矩,监牢放饭一个侍卫只能带着两位公公进入,为不引起怀疑,庚辰在门口等他们,陵光和碧琉进入探视。

 

碧琉本就是个柔弱女子,进了这样鬼气森森的地方便浑身微微颤抖,她听到庚辰不去,下意识抬头去看,一张清秀靓丽的小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身边收了钱的侍卫是个色坯子,见碧琉貌美,便缠着她调戏,陵光因为身份贵重,全程一直都低着头,跟紧前面要去监牢的侍卫,根本没精力去管这些突发状况。虽有庚辰带笑劝阻,那侍卫还是与碧琉纠缠了好一阵子,才放她离开。碧琉连忙去追已经快步走到几乎看不到人影的陵光和侍卫。

 

偏矍宫到底是因何而建,陵光在路上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宫中这样诡奇的宫殿肯定不是为了居住,那当年的执明帝祖母,到底为何被关在这里呢?照例进了他们上次走过的暗道,只不过有了侍卫的引领,陵光才知道这里墙壁上机关暗道之多,简直令人咋舌。

 

“身上带没带铜铁制品吧?”领着饭食的侍卫低声问道,“前面那扇门是由一整块磁石打造的,过了那道门,便可见着犯人了。”

 

陵光闻言摇头,侍卫明了,伸手推门,两人一同进了更深处的黑暗中,走过幽长的甬道,直至最后一间牢房,陵光终于见到了自己心心念念之人。

 

四周的墙壁都被棉布包裹着,高处一扇逼仄天窗透出些微光线洒在囚室之中,裘振身着一袭白裳被困于栏杆后,他武功高强,必是听到了来人,却并不在意,依旧闭着眼睛端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

 

侍卫放下盛在木质容器里的饭食就走,他知道有些话听了不如不听,便起身离开给他们留下时间诉说体己话。

 

陵光倚着栏杆轻呼裘振的名字,“裘...震...”二字,音尚未出泪已先流,哽咽难言,一声名字唤得期期艾艾。

 

裘振闻言惊讶地睁开眼睛,见到监牢外的陵光,一抹狂热的火焰从眼中腾起,却又倏忽悄然熄灭。他仍旧是陵光心目中成熟稳重的样子,脸上带着从未变过的宠溺笑意,慢慢起身走到近前,轻轻擦去陵光脸颊的泪水,“世子怎么来了这里,太危险了。”

 

“我......”陵光握着裘振的手,抚摸着他掌中的薄茧,像个小孩子一般,抽噎着回答,“我不怕!裘振大哥,你受苦了......”

 

“别担心,我并没有吃什么苦。”裘振另一只手抚上陵光的发顶,宽大的袖子也轻轻擦过陵光的面颊,传来一阵柔软的冰凉。

 

“这是什么?”陵光疑惑地抓住衣料的一角看着裘振,此时才注意到裘振只是着了一身白色的丝绸衣衫,内里什么都没有穿,如今已是深秋,虽然此处不算寒冷,可他也穿得太少了些。

 

“这个?”裘振扬了扬袖子,自嘲一笑,“这是天权特产的冰蚕丝织成的雪缎,昂贵异常,价比黄金。”

 

陵光闻言皱眉不解,“执明不会这么好心的,他到底要做什么?”

 

“世子,我自从被天权人抓到,你是第一个和我说话的人。”裘振握着栏杆道,“天权的执明王我一面都没有见过,更不要提知晓他的心事了。我也曾百思不得其解,但世子,您一定要小心,此人心机颇为深沉!他一不审我,二不杀我,所谋必定极大!”

 

说着,他环视四周,恳切地对陵光说,“世子请看这周围的布置,前有磁门可挡利刃,牢里又用棉布层层包裹着墙壁,我这身衣裳,是刀都割不开的雪缎所制,执明如此作为,只有一个目的,他不想让我死......”

 

“一个犯了弑君之罪的必死之人,他却不处刑,”裘振面色十分不好,“留着我的命,一定是想着怎样利用能达成更大的目的,取得更大的利益!”

 

“世子殿下高义,微臣感激涕零。”裘振捧着陵光的手单膝跪地,“但微臣请求世子殿下以自身安危为重,切勿再来此地了。”

 

言及此处,他早已心知肚明自己的结局,生死之间,向来以坚毅著称的七尺男儿也难掩柔情。他眼眶微红,终于放任自己流露出一丝深藏已久的情谊,“世子殿下,微臣曾许诺护世子一生平安喜乐,世子不可再为微臣行任何冒险之举,否则臣万死难辞其咎!请世子殿下务必珍重!”

 

“裘振,我怎么能让你在这里困着...”陵光泪盈于睫,眸光闪动梨花带雨,“你是我的大将军,你就算殉国,也该在战场上!”

 

“世子,”裘振垂首,将额头贴在陵光的手上,慢慢合掌虚握,强忍着喷薄而出的感情道,“世子切不可如此想,臣此生为世子而活,也该为世子而死!”

 

陵光闻言,立刻想要反驳,不料此时,那名被买通的侍卫疾步赶过来,嘴里低声道,“快走!时辰不早了,再待着会被发现的!”

 

“裘振!”陵光泪水滑落脸颊,声音却越加坚定,“你等我!我一定救你出来!”

 

裘振唇边浮出一丝哀伤的笑意,他犹豫了片刻,终究没有吻上那双白皙素手,只是用脸颊轻蹭了一下,便打开双手放了它自由。

 

磁石门缓缓合上,裘振看着那抹人生中唯一的亮色飘然而去,双手紧紧握着栏杆直将木头攥得发烫,心中生出热切的希望去挽留,却终是只微微动了动手指。

 

命数早定,于暮南王府花园落英缤纷之处的那场邂逅,不过徒然一梦而已。

 

陵光在芳华世界里绚烂,裘振于阴寒角落里腐朽。

 

是我,心甘情愿。

 

一滴晶莹的泪水悄然落地。

 

 

“你别哭了,”侍卫不耐烦地低声对陵光吼了一句,“让别人看出来你不是偏矍殿的内侍,我们都要完蛋!”他焦心地看着陵光双手抹泪,又道,“那个细皮嫩肉的小姑娘呢?还没出来吗?”

 

陵光低着头转身向后看了一眼,只见道路尽处碧琉正小碎步往这边跑着,“马上来了。”

 

“晦气!”那侍卫等碧琉气喘吁吁跑过来,嫌弃地啐了一口,“快点走,到了换班的时间了!”

 

“你怎么没和我们一起出来?”陵光垂首低声责问她。

 

“主子...婢子...”碧琉身体依旧抖得厉害,“婢子见您和裘小将军说话,便躲在一边不敢近前...后来...奴婢愚笨,走错了路了...”

 

“至于吗?吓得这个样子?”陵光忍不住训斥道,“平日里没见你如此胆小如鼠。”

 

“婢子...婢子...”碧琉声音越来越低,她紧紧握住双手搓动,似乎要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剥离掉似的,“婢子怕鬼魂来索命...”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陵光以为碧琉说的是后宫中的冤魂,不禁傲然一笑,“想来,尽管来!”

 

“主子...”碧琉想要靠近这身边的果敢之人,可身体不听使唤,步伐却在一点点远离。回披香宫的路上,她默默跟随在陵光身后,嘴里心里不断默默念着:

 

世子殿下,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裘振,你可知罪?”

 

阴影模糊了她的容貌,声音却愈加清晰。

 

“终于来了么,”裘振起身而立,站在栏杆后,面上一派淡然平静,“如今我心愿已了,王爷的命令自然不会再违背。”

 

“得王爷如此器重,裘小将军果然是聪明人。”她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欣赏令人作呕。

 

裘振不屑地哼了一声,“我不是为了他的大业才做这种事,器重和欣赏,承受不起。”

 

“自然是为了陵光世子,武艺高强的将门之子才甘心如此。”那声音中又带了些许笑意,更加惹人厌恶。她走进前来,接着道,“我一向敬仰裘小将军大仁大义言出必践,希望今日承诺之事,不要像那日于密室中答应王爷一样,只是口头功夫。”

 

“今时不同往日,”裘振无力地垂头道,“被困在这里,性命已然由不得自己做主了。只愿姑娘有好法子,可弃身而去。”

 

“宫中暗流涌动,世子着了道,王爷怕有人借着裘小将军兴风作浪,再害了世子。因着自己而伤害最爱的人,恐怕裘小将军也不愿得见吧?”她微微动作,拿出什么东西近前而来,一双慑人的瞳子直直望着裘振,“我为裘小将军备了此物,愿将军一路走好。”

 

话音刚落,她便双手托着一条淡紫色的轻绸丝带,弯腰鞠躬高高奉于裘振。

 

裘振只看了一眼便愣住了,他茫茫然走上前,单膝跪地双手接过,只见那精致的丝带上祥云朵朵金线勾勒,富贵牡丹端庄盛大,缀着的细碎蓝紫宝石拼合成一只浴火凤凰的图案。

 

其主人昭然若揭。

 

裘振深吸一口气起身,又忍不住叹息,终是转身面向那扇逼仄的小天窗,轻声嘱咐已经离他远去的处刑人,“你是他身边的人,好生照料他。”

 

有道是: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评论(24)

热度(67)

  1. 拉布拉哆啦Adajasmine 转载了此文字
    致 裘振 其实裘振会死是板上钉钉不可转圜的事儿,于情于理都不会让他活着,这个在和莉莉讨论剧情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