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mine

【执离】祸国妖姬(叁)

章三    知音何求

 

“执明国主这般孟浪,是欺我瑶光无人吗?”

 

慕容黎听了他如此直白之语,终究是动了气。切金断玉一般的泠然声线,一张芙蓉面上浅嗔薄怒,甚是生动迷人。

 

他自负美貌,多得是人称叹艳羡,便也不把执明略有僭越的夸赞当回事。毕竟两国毗邻而居,一直和平共处,守卫边界的莫将军还与瑶光王交情不浅。可是,这白首之约岂是寻常调侃言语?再不分辨,倒是显得他轻浮。

 

执明听了慕容黎的话,霎时大双眼,显得有些惊讶。

 

作为一国王室,慕容黎的衣着也是太过简朴了些,而且几乎没有什么纹饰。不像他,深蓝色的罩纱与衣衫上皆是玄武暗纹,彰显身份。他原以为这是启琨帝从猎场带回来的那位金屋藏娇,却没想到竟是瑶光王室!不禁于心中再叹,世人皆道,天下美人出瑶光,果真诚不欺我。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执明心无旁骛,只倾心于一人,光风霁月,如何孟浪?”

 

“不过一面之缘,便言及情钟,执明国主心里所存之人怕是后宫三千都不够吧?”慕容黎反唇相讥道。

 

执明笑意渐浓,也不生气,顺势也跪坐在慕容黎对面,直视他的双眼道,“佳人在畔,只此一眼,便可倾尽所有。公子不信也是常情,人道日久见人心,往后就会明白,执明向来所言非虚。”

 

慕容黎脸上仍罩着一层寒霜,但也将执明所说的话在心中思量了一番。他见执明虽面上含笑,眼睛里却透出一股子说不出的认真执着,也明白这些并非取乐的玩笑话。只是此事涉及更多,他现下也不愿细想。

 

来者为客,慕容黎起身为执明奉茶。这茶是瑶光盛产的落英茶,由羽琼花的幼叶烘培而成,其香清淡杳远,其味凝醇回甘,能清心明目,安定心神。执明目不转睛地看着慕容黎优雅流畅的斟茶动作,只觉得无比赏心悦目。他接过慕容黎双手奉上的一盏茶水,一口饮尽,笑道,“本王今天才知道,原来茶,这般好喝。”

 

“执明国主自诩为知音人,却不知这知音人如何为在下解惑?”慕容黎抿了一口茶水问道。

 

执明闻言,大笑几声,他确实想不到慕容黎竟会如此大胆地让他猜自己的心事,或是当真在心底认定了他执明就是个草包?执明眼神放肆地上下打量着慕容黎,“公子心事恐怕难言,不过既碰见了我,拨云见雾,自然很快就会有个了局了。”

 

慕容黎听了他的话,微微冷笑,端得是倨傲无比孤高自许,“拭目以待。”

 

这宫里的消息就如同长了四条腿两只翅膀,除了严令禁止外传的机密,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在第二天飞到有心人的耳朵里。毕竟朝野为官,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谁也不想冒犯不该冒犯的人。

 

昨日,瑶光王子慕容黎深夜到来,为启琨帝奉上共主玉玺,帝心大悦,果然瑶光王室与启琨帝关系非比寻常。听闻这位瑶光王子一向深居简出,极少露面,大多王公贵族都未见过其真容,神秘得紧,不过作为瑶光王室唯一的嫡传,视若珍宝倒也能理解。但是这一次瑶光王派王子来送共主玉玺,一方面是玉玺实在珍贵,另一方面恐怕也是瑶光王终于动了心思,要考量王子的婚配了,在国宴上露一面,确实最为妥当。

 

一家有子百家求,何况还是如此一位王子,动了心思的绝不在少数,幸亏慕容黎住在昭华宫中,若是像其他诸王在宫外建府,恐怕门槛都要被踏破了。

 

次日清晨,慕容黎便起身去了太医院,拜访那位久负盛名的院判刘御医。其实他此番前来,并不是为启琨帝贺寿的。他知道,瑶光王上和王后让他带来共主玉玺,只是支开他的一个借口罢了。有些事情还没有定论之前,不适合叫他听到,他便也装作一无所知,宽慰父王母后。

 

婚配乃是终身大事,慕容黎有自己的主意,在这一点上,恐怕谁也左右不了他。

 

院判刘御医听了慕容黎所描述的病情,愁眉紧锁,拈须不语。半晌后,才对他说,“殿下,您所说的这位公子,恐怕是天生就气血两亏,才会经常风寒入体,浑身毫无力气啊。”

 

“那该如何是好?”慕容黎脸上现出些少见的急切,“他是将门之后,我也不求他病好能拉弓骑马,便是只做个寻常人,也知足了。”

 

“下官只能在瑶光国待一段时间看诊,这样的孱弱多病,得好好请位专门擅长调理身体的大夫,否则,恐怕...天不假年...”刘御医摇摇头。

 

“多谢您...”慕容黎听了他的话,起身行礼,被刘御医拦下,“这如何使得,殿下折煞老夫了。”

 

“请刘御医收拾细软,随我三日后启程。”慕容黎对刘御医言道。

 

“怎么?殿下不参加国宴就......”刘御医惊讶道。

 

“那没有什么要紧的,如今再没有什么事能重要得过阿煦的病了。”

 

 

下章:公孙陵光

评论(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