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mine

【执离】祸国妖姬(贰)

章二  却扇之礼

 

启琨帝迫不及待要拿到共主玉玺,便留慕容黎在迎涟宫的偏殿觐见。

 

内侍送上的玉玺早已摆在案头,启琨帝见了喜不自胜,双手扶起微微躬身行礼的慕容黎,笑道,“何必多礼,阿黎送宝物来朝,当有重赏!来人!将那柄海外进贡的玉如意拿来!”

 

慕容黎虽经受路途奔波,形容略有倦意,却依旧是风姿卓然,令人见而忘俗。他心中藏事,眉心微蹙,缓缓开口道,“陛下重赏,原不应辞。只是,身外之物于阿黎实在无用,阿黎只想求陛下一事,望陛下恩准。”

 

瑶光是天下最为富庶之地,作为钧天国的钱袋子,在外人眼里,便是将其看成一座黄金城池也不为过。慕容黎是瑶光王的掌上明珠,所见过的奇珍异宝多如繁星,恐怕整个钧天皇宫都拿不出让他认真一看的物件。

 

启琨帝是知晓慕容黎的性子的,骄矜高洁,清冷傲然,天下名利不萦于怀,金钱财物视之粪土。便是平日里的赏赐,不过为了全里外礼仪,他自然从不介意。如今,倒有事相求,启琨帝甚为惊讶,问道,“阿黎所求何事?朕若能办到,便准了你。”

 

“阿黎求陛下赐下一位御医,”慕容黎敛眉垂首,以示恭谨,“臣有一位总角之友,身患重疾,访遍名医,药石无用。听闻宫中御医妙手回春,想请一位回瑶光为友人诊脉。”

 

“这有何难,寡人准了。”启琨帝听闻,也觉得不是什么大事,便答应了。他心思一转,想到了什么,带着些不能言说的目的,试探着问道,“阿黎如今也到了花信年华,兄长该思量你的人生大事了。可有什么音信?若是挑花了眼,寡人亲自为你指一门婚事。”

 

这便是调侃之语了,慕容黎尚未婚配,就算父王母后再宠溺,也断没有将还没影儿的事情说与他听的道理,启琨帝这话问得太过莽撞,说得也太过轻巧。慕容黎心中有气,沉吟一下,应道,“臣不知。向来婚事父母之命,除了父王父后外,谁人能做得了主呢?”

 

启琨帝被他刺了一下,脸上顿时有些尴尬,心里暗暗道,这慕容黎果然心思玲珑,半分探听不得。此时正巧内侍进来回禀,说裘将军回宫,要见陛下。启琨帝大喜,令内侍送慕容黎去瑶光王在皇宫中的寝殿昭华宫休息,自己步履匆匆赶去见裘振将军。

 

慕容黎离了迎涟殿,慢慢悠悠走回了昭华宫。这原是慕容皇子未被封王之前的宫苑,后来又成了每次朝会瑶光王室在燕明皇宫中的住所。这里的一应用具俱同瑶光若水城的幽房王宫一样,精致而华美,内侍也都是从瑶光挑选来的良家子。

 

来时的细雨早停了,绿草鲜花淋了一层水泽,颜色更加鲜亮。一簇簇开得正盛的羽琼花含着水珠,娇嫩无比,错落有致地点缀在庭院中。慕容黎沐浴更衣后,便坐于庭中品茗。他一身白衣飘然若仙,浅粉色的衣襟衣带又平添一份娇美,一根通透的白玉簪堪堪挽起三千秀发,整个人如同散仙一般写意自然。雨水积起浅浅的水洼,倒影天上一轮明月,慕容黎看在眼里,只觉得诗意盎然,情思无限,便拿出身侧的古泠箫,吹奏一曲,以抒发心绪。

 

这一曲悠长婉转,情意深重,俱是慕容黎心中难言之事,皆赋予这呜呜然的箫声中了。旁边侍候的内侍本是为慕容黎打扇的,却因年纪幼小,耐不住困乏,已坐着睡过去了。慕容黎含着一丝笑意微微摇头,他用袖内的手绢沾了沾薄汗,轻轻拿过内侍手中的团扇,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心中不免有知音难求的失落。

 

“ 兰之猗猗,扬扬其香。

  不采而佩,于兰何伤。

  今天之旋,其曷为然。

  我行四方,以日以年。

  雪霜贸贸,荠麦之茂。

  子如不伤,我不尔觏。

  荠麦之茂,荠麦之有。

  君子之伤,君子之守。”

 

忽然听得有人在墙外吟诗,其声低沉,其音落寞,正是合了箫曲中的情思。慕容黎走到墙边,有些意外地问道,“你是何人?”

 

“公子的知音人。”墙外那人回答道,“这一曲《猗兰操》呜呜然然,如怨如慕,幽深悱恻,曲带轻愁。公子既有难以排遣的心事,何不请我共叙?”

 

慕容黎抬眼看着中天之月,有些犹豫。

 

只迟疑了一瞬,墙边角门便传来了叩门声。

 

内侍堪堪转醒,茫茫然前去去开门。慕容黎一时并未反应过来,有些惊慌失措,只得背对着来人跪坐在摆着香茗的小几旁。

 

几声轻响,内侍打开门栓,一位身着华服,俊朗非凡的年轻人推门踏月而入。他唇边带着几缕悠然的笑意,剑眉星目,风流潇洒,正是天权国的执明国主。

 

他看着跪坐那人的身形,便知是自己见过的那位佳人无误。执明一步一步走到慕容黎身边,他目光灼灼,似乎要带起一片燎原的火,眼神里像带着勾子,要拖着清冷无欲的仙堕下红尘十丈,享受悲欢喜乐。

 

 

慕容黎平生从未见过如此光风霁月的登徒子,一点不加掩饰,一点不含猥琐。热焰一般的目光烫得他双颊添了些淡淡的嫩粉。他的心全乱了,被这无言的倾慕浸染,像是被蛛丝裹住了身体,软软绵绵,摆脱不得。他下意识抓起案几上的团扇遮住脸颊,淡淡的光透过丝绢照过来,为他的仙姿玉貌笼上一层薄纱,影影绰绰,更添风韵。

 

执明仔细打量团扇上绣的冰轮玉兔,轻笑一声,他双手握住那只举着团扇的纤纤素手,慢慢将扇子抽了出来。

 

流苏浅浅划过慕容黎的掌心,留下些微的痒意,朦胧的月光照在他清丽绝伦的容颜上,如同姑射仙人般天姿灵秀,执明不禁赞叹道,“果真是,月宫仙子下凡尘啊......”

 

慕容黎听了这话,偏过头去看他,四目对视,心中似乎有什么若有如无的绮思飞散而落。

 

执明弯腰看着慕容黎的眼睛,他双手背在身后,把玩着那柄丝绢团扇,笑道,“你我却扇之礼已成,合该是百年好合,白头到老。”

 

下章:知音难求

 

注:1.花信之年取形容年轻貌美之意。

    2.执明爱听丝竹,喜欢玩乐,我觉得必定是很懂音律的,虽然不一定会什么乐器,但有鉴赏能力是一定的吧。

    3.《猗兰操》曲又名《幽兰操》,本为古琴曲,文中取其改编的箫曲,有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搜来听听。

 

评论(10)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