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mine

最是人间不值得(4)【执离双重生】

警告:

刺客列传第二季背景

有人物OOC

CP为执离双箭头

放飞自我文,拒绝撕逼,有不喜者请右上角点叉,我们相互尊重,谢谢

 

执离双洁癖慎入



先导章之三:求贤

 

慕容离来到天权皇宫的那天,执明在向煦台整整枯坐了一日。

 

此时的向煦台还挂着夕照的匾额,但是执明唤了十几年的“向煦”二字,一时之间还真改不过来口。

 

他知道阿离有个为了救他而死的好友,名唤“阿煦”,他知道。

 

他还知道好多慕容离没有告诉他的事情。

 

夕照台的落日红霞漫天,绚烂得像慕容离那身绣着昙花的红装,令人目眩神迷。执明凭栏远眺,万里江山尽在,白山黑水的天权留在眼底,繁花锦绣的钧天存在心中。

 

前世不算长的一生,他也算是风吹雨打都经历过了。那些富贵荣耀的浮名,那些虎落平阳的不甘,那些痛彻心扉的情感,都被时间的飞沙掩盖,定格成了永恒的记忆。

 

可那最鲜艳的一抹红,还是像刚从心头里滴出的血,明亮而温热。

 

那是他一辈子的劫,挣脱不得,甘之如饴。



天权王执祜找到自家儿子的时候,执明正在庭院中作画。

 

雪白宣纸上颜色浅浅淡淡,执祜负手而立看了一阵子,眼中隐约透出笑意,“明儿,瑶光世子已经进宫三日了,你见过没有?”

 

执明运笔一顿,闷声答道,“没有。”

 

“想不想见一见?”

 

“不想。”执明换了一种颜色,看似不经心地说,“听说他闭门不出,可见是不愿见到天权王族,儿臣何必去讨嫌。”

 

执祜指挥内侍搬来一把太师椅放在桌案边,随手抓起几个核桃在掂量着把玩,“儿子你说,他究竟想干什么呀?瑶光要投诚,真是再好没有的大喜事,他一个地位尊贵的坤泽,竟然不想联姻,退了一万步,要留在天权为质?”执祜说到这里,轻哼一声,“长着那样的脸,到时候三年三年又三年,谁说的清楚啊?明明白白的名分不要,偏偏去求个暗度陈仓?这是什么癖好?”

 

“父王,您说话注意着点!”执明听完气得简直不行,“怎么就不能清清白白了?儿臣又不是什么好色之人!”

 

执祜见他忽然跳脚,也好笑地逗他,“你说这话亏不亏心?跟父王还隐瞒?那画上画的是什么花儿啊?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这......”执明难以反驳,满纸的粉白浅淡,俱是瑶光王宫中一朵朵开到盛放的羽琼花。

 

“哈哈哈哈...”执祜看着执明有口难辩的样子,忍不住大笑出声,“定是爬墙偷偷去看了佳人是吧?一见倾心了!”

 

“儿臣没有.....”执明无奈地辩驳苍白无比,“当真是没有见过他的。”

 

“不过,”执祜收了笑声,语气夹着几分有些凌厉,“这可是个心有九窍的玲珑妙人啊......有勇有谋,胆大心细,如此避讳联姻之事,不知有何计谋。”

 

执明听到慕容离不愿联姻的消息心中早就凉了一半,如今还要他再帮着父王分析为什么人家不愿嫁自己,又是会心一刀,“他自然有他的道理,儿臣不想去猜。”

 

话是这么说,可心中的疑问早就挤得要从喉咙里蹦出来,是心有所属还是万念俱灰?是冷情冷心还是早已媒定?执明手心的毛笔都要握断了。

 

“前几日召见时,他直言天权为政之弊在奢靡贪腐,本王当真是起了惜才之心,”执祜躺在太师椅上低声道,“这样的心智和魄力,足堪成为天权王后......”

 

“他自是聪颖非凡,”执明不知回想起社么,也接话道,“万般人心俱在掌控之下,让人不得不臣服听命。”

 

这也正是本王担心的。

 

执祜在心中默默地说,他看着执明在纸上涂涂抹抹,万事不萦于怀的洒脱淡然,心底的担忧丝丝缕缕冒出来。

 

如今收了那十几座金矿,剑指天下之意昭然若揭,钧天大乱自己又年岁不永之后,执明该如何自处?天权虽好,却不能一辈子固守原地,是锐意进取还是龟缩不前?是合纵连横还是远交近攻?

 

恐怕这一切都要倚靠未来天权王后的帮助了。

 


评论(1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