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mine

最是人间不值得(2)【执离双重生】

警告:

刺客列传第二季背景

有人物OOC

CP为执离双箭头

放飞自我文,拒绝撕逼,有不喜者请右上角点叉,我们相互尊重,谢谢

 

执离双洁癖慎入

 

先导章之一:求生

 

慕容离蓦地自睡梦中惊醒,鼻尖的桂花香气似乎还未散去,一股子甜腻的味道,身下的软衾锦被传来极为舒适的触感,绣满了一朵朵盛开的羽琼花。他定了定神,双手掀开幔帐,只见宫中陈设奢华而雅致,处处雕着繁复精巧地花纹,焚着上好龙涎香的青铜博山炉被放置在外间华贵的巍爵之上,烟气从镂空的山形中散出,云雾缭绕,犹如置身仙境。

 

这一切都是如此地熟悉,如此地令人怀念。

 

“阿离,身子好些了吗?”

 

慕容离闻言一怔,只看见一个人穿过层层垂幔悄然而至,淡淡蓝色地衣袂如风飘然,温柔地笑意,俊朗的容貌,温暖的手掌。

 

“阿煦......”慕容离忍不住心中翻涌的思绪,紧紧抱住了失而复得地好友,“我不是在做梦吧......”

 

这自然不是梦。

 

慕容离回到了自己十六岁的时候。

钧天大陆气数已尽,正在消耗着为数不多的太平,翻天倒海的巨变即将到来,可天下大势又与他有什么相干,十六岁的慕容离,还只是个无忧无虑地瑶光世子,玉粒金莼噎满喉,为赋新词强说愁,金尊玉贵千娇万宠养起来的绝代佳人,微微一皱眉,便立即有人为他分忧,稍稍一噘嘴,就马上来人为他顺心。钧天大陆的钱袋子——瑶光王宫中珍藏地唯一一个嫡子坤泽,慕容离毫无疑问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可那是以前了。

 

如今的慕容离,总是带着三分忧郁,两份愁绪,剩下五分迷茫。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重生,还是一枕黄粱庄周梦蝶,那些前世的林林总总,只是一场奇幻悲凉的梦?

 

这是上天的示警,还是老天的怜悯?慕容离没有任何头绪。

 

拿起从前向来不屑一顾的政事翻看,连父王父后都惊异不已,只是三天,慕容离便利用他后世得来的政治经验断言,若乱世来临,瑶光自保绝对是痴人说梦。

 

市肆林立,商贾繁茂,这里毫无疑问是整个钧天的经济中心,每日从瑶光流过的黄金成千上万,虽是弹丸之地,却富足安乐。

只是瑶光不过钧天宗主国的附属,国内无甚军队,难守易攻,一旦钧天分崩离析,灭国之祸就在旦夕之间。

 

算算日子,离天璇举兵攻来也不过区区三年光景,招兵买马难成现实,只有寻一庇佑之所,才是正经道理。

 

慕容离定了定心神,敲响了父王书房的门。

 

陈述利害,言及后路,慕容离侃侃而谈毫无停歇,他知道,在即将开启的乱世中,一分一秒消耗的都是人命。瑶光王慕容德静静听着,自己宝贝儿子从未如此关注天下局势,竟能做出如此这般一番论断,真是天生聪颖。唇角的笑意尚未压下,听闻那几个惊天动地的字,直吓得手中茶盏要拿捏不稳。

 

“共主玉玺的事情,你听谁说的?”

 

慕容离直视父亲的双眼,“父王不要问我如何知道,只要告诉我,愿不愿以共主玉玺为信,向天权王投诚。”

 

“共主玉玺是天下一统的象征,是钧天启琨帝之物。若是私自给了旁人,叫查出来,瑶光可是谋逆之罪。”慕容德言道。

 

“如今天下群雄并起,启琨帝恐怕自顾尚且不暇,如何还能分出精力来探听毫无威胁的瑶光?”慕容离回答,“只有心在天下之人,才会在乎这枚玉玺,天权王是不二人选。”

 

慕容德看着自家孩儿坚定的眼神,心知他早已有了决断,只怕旁人极难更改,只得退一步问道,“我们这样去投诚天权,天权王若要瑶光一表诚意,你又待如何?”

 

慕容离闻言跪倒在地,“儿臣早已想好,儿臣愿做质子,长留天权。”

 

慕容德心知慕容离所言句句皆是渗透着血泪情真意切之言,他走上前去扶起愿为瑶光万民牺牲的孩子哀哀叹道,“傻孩儿啊,天权还不知是虎穴还是龙潭,你以坤泽之身入此政治漩涡,恐怕以后再不能全身而退了。”

 

“为父王,为父后,为千千万万的瑶光子民,儿臣愿意。”

 

慕容离再次伏身跪地而拜,庄严郑重,“儿臣不肖,不能承欢双亲膝下,请父王父后珍重万千。”

评论(1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