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mine

【执离】皎然记(中)

警告:

刺客列传第二季背景

有人物OOC

CP为执离

拒绝撕逼,有不喜者请右上角点叉,我们相互尊重,谢谢

“先皇后,是怎样的人?”

 

子珞端着一碟子藕花甜糕坐在向煦台外头的台阶上,好奇又尊敬地问身旁扫地的半老宫人,“我新进宫,什么都不知道。怕犯了陛下的忌讳,还请您教我!”

 

那宫人闻言,笑意淡了脸上的皱纹。宫中诸人都是极喜欢这位王子殿下的。不说他来自与天权世代交好的琉璃国,光是那张与子煜殿下一模一样的面容,便叫人心生喜欢。

 

子煜殿下为了天权战死沙场,天权上下无不感念其恩,陛下更是封子煜殿下为定国公,年年亲自祭拜。子煜殿下痴恋陛下,又为陛下献身,众人怜惜他所爱不得,现下有位如同子煜殿下托生一般的子珞殿下竟能进得宫来......要知道,陛下自从先皇后逝去便再无意于情爱,如今瞧着这子珞殿下既已打动陛下心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定能百炼钢化绕指柔,恩爱一生。

 

只是......

 

“殿下容禀,莫说先皇后是怎样人,便是问到先皇后是谁,这钧天上下,恐怕也没有人知道。”宫人摇摇头,可惜地说。

 

“竟是如此神秘.....”子珞惊讶。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宫人借力扫帚扶着腰,语调里满是怀念,“陛下荡平南宿班师回朝,不庆功,不封赏,怀中抱着一位穿凤冠霞披的贵人直入向煦台,说是迎娶皇后回宫。”

 

“那...先皇后是南宿人了?”子珞反应极快。

 

“大家都如此猜测。”宫人接着道,“陛下带着这位皇后在向煦台一起待了三天三夜,无人敢上前打扰。三天后...陛下出向煦台宣告天下,皇后薨逝。”

 

“什么?”子珞闻言简直目瞪口呆!

 

宫人点点头,“虽然匪夷所思,但事实就是如此。说来也奇怪,本朝建立后,大办的第一件事,不是登基大典,竟是先皇后的丧事。自那以后,陛下似乎断绝了情爱,后宫形同虚设。说起来,您真是第一位进入后宫的主子呢!”

 

子珞明白那宫人的言下之意,脸上慢慢有了红晕,“子珞何德何能敢于先皇后比肩......”他偏头望了望向煦台手可摘星的阁楼问道,“向煦台庄严巍峨,可是历来天权王后的居所?”

 

“那倒不是......向煦台曾是...陛下做天权王时,兰台令大人慕容离的住所.....”

 

 

两江水患平定,有功之臣进京入宫受赏,皇帝于延华殿设宴庆贺。

 

执明端坐于主位,只是举杯略微示意便是莫大恩宠,臣下们跪地回敬,诚惶诚恐。开国之君淬炼于金戈铁马之间,纵使曾为纨绔少年郎,也改不了骨子里沙场浸染的狠厉。执明知道自己向来是扫兴之人,也不过多寒暄,只唤了小胖来,召宫中丝竹助兴。

 

小胖做了多年总管,自然心思玲珑。他言道宫中丝竹陛下已经听得耳朵起茧,自己在民间寻了个极好的戏班,那当家花旦风流袅娜,一把好嗓子,很是清妙。说着便呈上曲目,要请皇帝亲自点戏。

 

执明瞥了一眼满脸都是笑的小胖,接过单子上下掠过,只勾了一出《离魂》。

 

小胖的笑顿时僵在脸上,只得吩咐开戏。

 

 

海天悠 问冰蟾何处涌?

玉杵秋空 凭谁窃药把嫦娥奉?

甚西风吹梦无踪!

人去难逢 须不是神挑鬼弄。

在眉峰 心坎里别是一般疼痛。

 

声声如诉,如泣如怨,果真是好音,好曲,好词。只是戏中的故事总是皆大欢喜,而人生何尝有这样奇妙的际遇?有缘人此生擦肩已是幸事,又何况失而复得?

 

执明常常想,一往情深到底要深到几许,才能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十六年夏蝉冬雪倏忽而过,他恨过、爱过,也想遗忘过,毕竟他们逢于战乱,算起来朝夕相处的时间实在有限,哪里能敌得过匆匆时光?可每当他在心中筑起高墙,觉得可以笑看往事随风,却又不敢回忆起哪怕慕容离的轻轻一瞥,淡淡一笑,不仅高墙轰然倒地,竟还要在荒芜废墟中开出心生欢喜的花儿来。

 

他从未禁过臣子进奉贵胄美人,可天下之大,有且只有一个慕容离,能给予他刻入骨髓的思慕与爱恋。年少轻狂不如不遇倾城色,一旦心动一生都不得安宁。

 

神思飘然,宴饮中的觥筹交错离执明越来越远,月华似练,照在他的锦衣华服上。执明慢慢抚摸过衣袖上绣制精巧的龙鳞,不经意间瞥见一抹孤孤单单的身影,踟蹰好一阵子,恍然才发觉那是自己。

 

人言道,苦得久了,就觉不出苦了,大概寂寞也是一样吧。

 

深夜不成眠,执明再次推开向煦台的门扉。四周静谧无声,只有羽琼花不懂人心,兀自迎微风盈盈绽放,开得热烈而肆意,一点儿也没有沾染人世的悲欢离合。

 

一石一木,一砖一瓦,执明对向煦台的熟悉程度令人心惊,他慢慢一步一步沿着小路向前,夜凉如水,清风似纱,幽香环萦,恍惚间,他竟听到有极轻的声音在吟诗。

 

“蒲生我池中,其叶何离离。

 念君去我时,独愁常苦悲。”

 

不过只有这区区两句,那近似于气音的声响便消失了。临湖水榭,执明终于见到了那人的背影。还是一样清瘦纤弱,衣袂飘然,凭栏而立,左手一管洞箫清冷绝艳,只是不着红裳一身月白,倒不似寻常的样子,恍然又想起那人初次进宫时便是一身素白,心中免不了一阵绞痛。

 

难道是上天怜他孤苦,将慕容离从九幽之地还回到身边了吗!

 

难道真的是情一往而深,让死者可生了吗!

 

难道是......

 

皎月清辉下,慕容离缓缓转身而望,依旧是不染纤尘的花颜玉貌,冷似清霜的高华气度,孤高绝傲,渺然若仙。

 

“梦会生根,情能还魂......”执明眼神一错不错地紧紧盯着他,嘴里喃喃自语,“只待重订鸳盟......”

评论(1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