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mine

【执离】皎然记(上)

警告:

刺客列传第二季背景

有人物OOC

CP为执离

拒绝撕逼,有不喜者请右上角点叉,我们相互尊重,谢谢!

皎然记(上)

 

瑶光郡今年进贡了一株羽琼花。

 

“听说这个品种是花农费了近十年的心血培育出来的,花朵繁密,淡淡绯色若轻纱浸染了雪白的花瓣,如少女含春,美不胜收,名字也起的好,唤作‘盼君归’!”

 

小胖站在丹陛之下神采飞扬地说了半天,也没得到上位者一星半点的圣意,心中惴惴,只得慢慢收了声。

 

已年近不惑的玄武帝执明斜倚在卧榻上休憩,两江水患方才平定,钦差快马传来的赈灾折子还握在手中尚待批复,他也只能略歪歪养养精神,便又得起身处理政事。

 

“羽琼花......”执明闭着眼轻声道,宛若叹息,“端来给朕看看。”

 

“是!”小胖闻言,立即跑到殿外亲自去端那一盆世外仙株。如今他已是宫中总管,年岁渐大,身子也不灵便了,端着玉色花盆缓缓近前,只见花枝曳曳而动,幽幽淡香氤氲,翠绿的叶子映衬娇美的花朵,当真是瑶池仙品。

 

执明嗅到熟悉的味道慢慢睁开眼睛,淡淡的桃菲色如同晕染在皓雪中一般楚楚动人,繁密的花朵簇簇聚在一起甚是美丽。羽琼花的轻灵飘渺向来便是清丽绝伦,湛然若仙,他不知想起了什么,竟忍不住要伸手去轻轻触碰那高洁孤傲的花瓣,却在马上要触到前,堪堪停住了动作,只远观而不敢亵玩。

 

“此花甚好,赏瑶光郡守千金。”天子的语气里少见地有了一丝愉悦,“将它放在朕的御案之上,小胖你亲自打理,若是枯了,决不轻饶!”

 

小胖自当跪地接旨,只是遵命的话尚未说出口,便被门口的莺啼打断了。

 

“陛下这是不轻饶谁啊?”

 

来人是琉璃国的王子子珞殿下,子珞是琉璃王子兑的嫡子,上月与父亲来钧天商议通商之事,初遇玄武帝执明,便一心爱上了这个丰神俊朗英明神武的帝王。好说歹说说服了父王,要留在宫中随王伴驾,他年岁尚小,心性单纯又喜好玩耍,执明与他年岁相差过大,自然没有纳娶之意。只是见他面容十分肖像已故的定国公子煜王爷,也没有拘束他,便随着他在后宫中住了下来。玄武帝正宫皇后早逝,鳏居多年皆不好渔色,如今这位子珞殿下虽是客居,倒成了执明后宫进的第一人了。

 

执明此时看见他与子煜相似的面容,心中不知涌出什么滋味来,只是淡淡唤了他一声名字便闭上了眼睛。小胖跟随执明帝多年,深知主子此时心情,立刻上前拉着想要走到执明身边的子珞,“殿下,为了两江水患陛下昨夜一夜未睡,此时正在歇息呢,您晚间再来吧。”

 

“咦?可是刚才我明明听见陛下和你说话......”

 

小胖心中暗自抱怨果然番邦之人不晓得中垣大陆人的含蓄心思,又道,“殿下刚才也看见了,陛下在榻上小憩,您这么关心陛下,不若去御厨那里挑些点心来奉于陛下?或是您亲手做些?陛下喜欢吃甜.......”

 

“那花是什么啊?怎么那么大一团...”子珞虽然性子单纯却总能一针见血,“陛下很喜欢吗?”

 

“那是羽琼花,”小胖耐心解释,“聚而盛放,自来有完满之意。”

 

“完满?”子珞颇为不屑,“我倒觉得大而无神,美而无魂......”

 

他声音虽小,却惊得小胖瞪大眼睛捂他的嘴。回想起几年前因摘了向煦台的羽琼花而被执明杖毙的侍女,小胖现在还能吓出一身冷汗。

 

“此花与先皇后有莫大渊源,殿下慎言!”

 

 

美而无魂......

 

执明也曾经以为,他美而无魂,工于心计,善用人心,是天下一等一的阴险狡诈之人。那些初见的惊艳,再见的清绝,离别的不舍和难禁的亲昵,不过是用来笼络人心的手段。

 

可是,美到深处怎么可能没有灵魂......

 

是他将魂层层藏在心底,珍之重之交给自己时,猝不及防被一把打散,才会露出那般无措和悲伤的表情。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岂知故人心从始至终都未变过,是自己先放了手...

 

 

执明于向煦台前负手而立,自慕容离一袭绯红衣衫飘然远去离开天权,已经十六年了,这里却似乎还留着他居住过的气息。也许这不过是执明的自欺欺人,可他却要靠着这一星半点的幻念度过漫长的一辈子。

 

池塘里的游鱼也不知道换了几茬,那只沉入水底的碟子,执明亲自挽衣下水捞了出来,洗干净才看见里面绘着龙凤呈祥的吉祥花样,刺得执明每每回忆起来便要红了眼眶。

 

到底是为什么走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执明至今都想不起来,三年之内,自己怎么就从一个浪荡惯了的败家子变得励精图治,冲锋陷阵挥剑南下,一统钧天荡平南宿。就是这般想逼得那人无处容身吗?还是只不过想要亲口问问他,那些鹊桥月下的喃喃爱语,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子煜王爷也罢,天权瑶光也罢,仲堃仪已死在臣的剑下,前尘种种琐事,俱已付之烟云,多言无用,不值一提。昔有团扇恩断,臣却懵懂不知为鉴...王上待臣不过叶公好龙,似爱宠玩物...可笑臣早已情根深种...此生得遇王上,有恩难报,有怨难解,争如不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不相识!

 

执明抚上寝殿的鸳鸯罗帐,霎时泪如雨下,心若刀绞。慕容离真是勘破人心的行家里手,每一句话都如利刃,一刀一刀往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戳去。他能想象到慕容离与仲堃仪一战后身负重伤,弥留之际强撑起单薄的身子执笔疾书。死生之间,爱恨一线,那些牵绊着的俗事着实可笑可悲,想提笔解释,却又不知从何说起,若不是早已离心,又何必细细分说?

 

执明能疑慕容离千错万错,唯有这一颗真心,可以弃之如履,却不能玷污半点。

 

慕容离此生所爱,唯有执明。

 

他与南宿王战火之中联姻,连天地都未拜,却穿着艳红的嫁衣入棺,直言葬在天权归家。

 

“南宿城破之际,王上未找到臣栖身之地,此信便无缘得见了。罢罢罢!妄念终归尘土,葬于高梁之虚终了残生。”

 

如此深情,倒得了个这样的结局,怪道世人皆云情深不寿。

 

云锦被褥轻软舒适,执明歪坐在地上,伏身在床榻上用脸颊摩挲,泪水洇湿了绣着合欢花的丝线,浅浅淡淡的绯色遇水渐深,变为血一般的品红。

 

他是想反驳的,他的爱深沉坚韧,怎么会是叶公好龙?他敬慕容离若瑶池仙子,怎会只是爱宠?天权王执明心恋兰台令慕容离天下谁人不知?可在那些不怀好意的猜疑和咄咄逼人的试探后,再言情深,只怕是空惹人笑谈。

 

我疑心你,你难信我。

 

那些小心翼翼珍藏的心心相印两情互许,终究在这乱世之中变成了陈年烂事不堪回首。

 

窗外阳光明媚,庭中羽琼花盛放,正是慕容离刚来天权时执明亲自从瑶光移栽而来,如今仍繁茂如初。

 

羽琼尚如此,斯人何以堪!

 

执明哭累了,捂着胸口卧在向煦台,只讨一寸栖身之所,溯回无忧年少,重温旧梦。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唯愿梦会生根,情能还魂,重订鸳盟。

评论(24)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