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mine

【架空古代宫斗AU】君心合谋(十四)

警告:

架空古代宫斗生子设定

有人物OOC

CP为执离、钤光、仲孟、双白

拒绝撕逼,有不喜者请右上角点叉,我们相互尊重,谢谢!

章十四  未济

 

执明斜倚窗棂,笑着拨弄昨夜小胖送来的红烛,微微一瞥坐在妆台前束发的慕容离,语调中是化都化不开的浓情蜜意,“阿离今日格外娇艳,定是我的功劳!”

 

慕容离早就习惯了他的不正经调笑,摇头轻笑也不反驳,鸽子血宝石镶嵌的金丝攒珠冠将他映衬得面如珠玉莹润,果然是天家富贵气象。身子还是有些虚浮,昨日几乎闹了一整夜,他没睡一会儿天便亮了,是以精神短些。

 

“辛苦陛下了,”慕容离慢慢起身,“今日还要去安抚太后。”

 

“这算什么...”执明见状,连忙上前揽过慕容离,“阿离多休息,这些琐事不必担心。”执明小心扶着慕容离靠在榻上,又亲手端来御膳房进献的鱼片粥,用勺子舀了喂到慕容离唇边,“这是新花样,用的是北冥深海应季的鲋鱼,刚打上来便放在冰里,跑死了好几匹马才运到宫里来的,很是鲜嫩。”

 

慕容离身子酸软,本来没什么胃口,见执明说得玄虚,也起了好奇心品尝,果真是珍品,入口即化,唇齿留香。

 

“这倒让我想起了瑶光每年的鱼宴了,”慕容离微笑着回忆起了从前的无忧日子,“瑶光境内多河流湖泊,自然盛产湖鲜海味,每年此时,百姓家中该是置办鱼宴了...宫中自然要更加盛大些...父后虽养尊处优,做鱼的厨艺却是一绝,宴席上的一道珊瑚鳜鱼必是他亲手烹饪...连阿煦,也会进宫来陪着我挽起衣襟在池塘里捉鱼玩耍...”

 

他说着说着,泪珠便慢慢滑落下来,执明知他心结难解,也不言语,只将那碗粥推得远些,轻轻抱着慕容离。

 

“都是往事了...”慕容离悄悄抹去脸颊上的泪珠,勉强弯出一个笑容来,“这东西虽好,却不可贪恋,毕竟劳民伤财...”

 

“阿离,天下平定,我随你幸瑶光可好?”执明将慕容离紧紧搂在怀中,虽是疑问句子却是以毋庸置疑的口吻而说。

 

“好,待河清海晏,我们再回瑶光。”慕容离闭眼在执明怀中尽情享受这一刻心与心相贴的温情。

 

 

这一场风云到底是以执明的大获全胜而终局。

 

宫外,天玑粮食减产六成,百姓无粮度日,物价飞涨,几变为流民作乱,时机正好;宫内兴风作浪的棠妧被杖毙,太后染病不出长信宫,而宸君慕容离只是不痛不痒的禁足勤政殿暖阁。

 

天玑的这场灾荒来势汹汹,朝堂上忙着站队争权心思各异的众位大臣皆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毕竟在封地,若不谨慎容易惹出问题,一时赈灾还是镇压,派兵还是派粮之说甚嚣尘上,争论不休。

 

“《尚书》有云,‘三年丰,三年欠,六年一小灾,十二年一大灾。’,天有不测风云,众位大人何必如临大敌?”

 

 

朝堂百官静立于勤政殿正殿议政,珠帘之后宸君殿下慕容离站在九五之尊桌案前挽起水袖研磨朱砂,他言语之间听不出一星半点的波澜。

 

 

“人命大过天,都是钧天子民,难道天玑遭了这样的大灾,自身不得解决,上报奏请陛下拨粮,陛下能因为天玑是亲王封地而避嫌不去救助百姓吗?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宸君殿下所言有理。”仲堃仪闻言,当机立断上前陈奏道,“陛下容禀,微臣前段时间出使天玑,发现天玑遭灾并不简单,此次不是天灾,乃是人祸!”

 

 

一言激起千层浪。

 

 

执明满意地看着眼前如同沸水一般的喧嚣,静待一阵,朗声出言安抚,“够了!仲卿,你接着说。”

 

 

“此次天玑粮食减产,并非因为天灾旱涝,而是缘于天枢商贩在天玑收购黑狐、白鹳!这两样物品都是制作皮裘的上好材料,天枢贵族冬日里大多爱着缀以白鹳羽的黑狐大氅,白鹳每年秋季迁至天玑沼泽地带,而冬日是捕捉黑狐是绝佳的时机。天枢商贩利用银钱高价购入,利益驱使之下,庄户弃农耕而改狩猎,才会导致粮食减产!”仲堃仪三寸不烂之舌将天玑遭祸的缘由俱推给了天枢商贩,自己清清白白,一干二净。

 

 

“当真无耻!”执明一掌击在桌案之上,发出极大的响动。天子一怒,众人皆跪伏于地,不敢言语。

 

 

“利欲熏心!全然不顾百姓民生!当处极刑!”执明怒气冲冲,“仲堃仪,朕命你为钦差大臣立刻前去天玑查证,到底是天枢什么商贩能做出这种谋国的营生,是谁躲在背后操纵!这是要与我钧天作对,与我中垣大陆作对!”

 

 

言下之意,在场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与钧天作对,与中垣大陆作对,除了越支山以南,真是不作他想了。

 

 

“微臣领旨!”仲堃仪伏地再拜,“臣誓死查明真相!”

 

 

“东安王还未将天玑受灾的现状上报朝廷吗?”执明不耐地敲了敲桌子问道,“军队无粮,流民暴增,他到底要死撑到何时?是不是要等着没了明天的米下锅才来找朕借粮啊?”

 

“报————”

 

 

“八百里军机急递!天玑陈兵二十万于南宿边境,大战一触即发!”

 

 

信兵跪在地上呈上军情书信,殿内所有人都停留在一个目瞪口呆的表情上,时间像是凝固了一般。

 

 

执明只觉得手脚冰凉,指着那报信的官兵,手指颤抖不已,嘴唇微张想要说些什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脚步虚浮,身形微晃,差点摔坐在椅子上,慕容离担忧地搀扶着他,一时心乱如麻,不知该如何劝言。本来一切按计划行事,顺顺利利,没想到横插一杠,却是如此石破天惊的消息。

 

 

勤政殿如同死一般寂静。

 

 

“反了!”执明怒吼一声一脚踹倒御案,气得眼眶充血,双拳紧握,“蹇材匹夫,朕诛你九族!”

 

评论(2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