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mine

【架空古代宫斗AU】君心合谋(十一)

警告:

架空古代宫斗生子设定

有人物OOC

CP为执离、钤光、仲孟、双白

拒绝撕逼,有不喜者请右上角点叉,我们相互尊重,谢谢!

章十一  损

 

经过了一个冬季的沉积和准备,瑶宫的建造工程便在这草长莺飞的三月初春开始了。大批从天权而来的工匠和伪装成平民的士兵足有十数万人,他们汇集于帝城的东北方向,开始大兴土木。为了能迅速建成瑶宫,天权境内的所有赋税收入和王室三十年的积蓄全部取用投入,倚靠以往的积累,工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安乐侯莫澜作为工程的总督造,每日傍晚都要进宫将工程进度上报执明,他虽然平时喜欢玩乐不擅长仕途经济,但是对于建造宫殿所需要的艺术天赋确是足够,再加上他家里俱是武人,不擅理家,莫澜是从小跟着母亲掌管中馈,颇有些能力,费尽心思,自然将这样的大事打理得井井有条。

 

这边厢瑶宫建造如火如荼,那边天玑也传来好消息。仲堃仪引得三大世家的商队倾巢而出去天玑收购白鹳羽和黑狐裘,足足耽误了农民一季的耕种,今年就算天公作美风调雨顺,恐怕天玑的粮食也会减产至少六成。仲堃仪功成身退,已经将整件事写了详细的奏章呈上,帝王有何疑问,只等着他不日回帝城与执明当面回禀。

 

外事顺心,内事便有些愁人。

 

虽说人多的地方少不了流言蜚语,但宫中最近关于宸君殿下慕容离的谣言倒是越传越过分了。

 

原来是有居心不良之人去平如县令慕容家去查探,发现这位已经在宫中封为宸君的慕容公子身上有诸多疑点。从小就身体孱弱的慕容公子一直养在闺中,他不仅是一位通房丫鬟生出来的庶子,还十分不受家族中人待见,从未见过外客不说,就连自家也极少有人熟悉他。好事者重金收买了侍候慕容公子的一位老奴,那人竟说这位薄命的公子,不到十五岁便殁了!那现在宫里得蒙盛宠的,到底是人是鬼?

 

若是鬼,那便是天降妖邪迷惑吾主,必要除之后快;若是人,那便是李代桃僵欺君罔上,必要处以极刑。

 

宸君殿下善箫,曾有人想起,帝城前阵子勾栏院中有一位善箫的清倌,姿容倾城,只是如昙花一现,霎那芳华之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难不成......陛下还不赶紧废黜了这个妖妃!

 

真真假假,纷纷扰扰,如今宫中人心浮动,倒是不大太平了。

 

然而处于漩涡中心的慕容离不仅漠然处之完全不受影响,还劝住了雷霆之怒要大开杀戒的执明。

 

“这等小手段果然是内宅妇人手笔,上不得台面。”他临水观莲,手中拿着仲堃仪的奏章漫不经心地对执明言道,“若能保得裘振不死,便是说我山间狐媚所化,我也不会生一丁点儿气。”

 

水榭亭中倚在榻上饮酒的执明正赏玩着上好的甜白瓷杯子,闻言略顿了一下,无奈安慰道,“阿离还想着裘振的事情么...就算是一步好棋,没了便没了罢...不过陵光与太后离心已成定局。”

 

“他心中还装着一个人呢,怎么可能与太后勠力同心?”慕容离转身来到执明身边坐下,轻车熟路从他手中拿到酒杯斟了一杯酒,“暮南王算计了一辈子,恐怕最后要毁在他的宝贝儿子和儿婿身上了。”他的语气还是那般云淡风轻,“公孙钤的确是治世的能臣,却不是夺天下的谋臣。可惜暮南王贪多嚼不烂,还没坐上皇帝的宝座便要操心天下事,真真是操之过急。要我来看,不能驾驭的人,便是毁个彻底,也不能白白送到别人手上,否则,终将害了自己。”言罢,慕容离仰头吃尽杯中酒,随手将那精致的甜白瓷抛进水中,转身含着一丝笑意对执明言道,“皇上,九英玉露性烈,每日一杯不得多饮。”

 

执明的眼神转到慕容离身上,带着一丝哀怨,“阿离太严格了...我可是千杯不醉的海量啊...”他边说边从身后搂住慕容离的纤腰,“才刚刚听仲卿唠唠叨叨了一整个上午,耳朵都起茧子了,累死我...”

 

“可是今晚皇上要赴长信宫的家宴啊...”慕容离握着执明的手,眉间带着几缕惆怅低声道,“你一人与太后、陵光同席,说我心中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执明哪里能见自己心尖上的人如此,立刻起身安慰道,“虽说是鸿门宴,他们却也不敢对我怎样,毕竟皇室血统凋零,若我有个好歹,他们再上哪里弄个傀儡去?”

 

“仲堃仪从天玑回来,路上遇见劫匪受了伤,上天保佑一勇士仗义相救。我听说他向皇上举荐了这位武艺高强之人?”慕容离问道。

执明点头答应,“确有此事,此人名唤齐之侃,当场便与宫中侍卫切磋几招,的确勇武非常。因着是仲卿大力举荐,我便将他留在宫中做侍卫了,如今正与仲卿一齐住在宫中太医院,照顾仲卿的伤势。”

 

慕容离略一思索,建议道,“皇上何不唤他前来扮作内侍相随?若有异动,叫他直接通知我好了。何况,我刚看了仲卿的奏报,有些弄不明白的地方,正想要皇上通传仲大人来解惑呢。”

 

“自然如你心意...”执明笑着揽过慕容离的肩膀,贴着他的唇低语道,“阿离竟这样担心我,舍不得我...”

 

慕容离双手抱着执明的脖颈,慢慢享受着唇间厮磨缠绵的暧昧动情,他一语未发,眼中却流泻出浓浓的情谊,看得执明眸中腾起火焰来,却不得不借着抚摸雪缎一般莹润的肌肤来抑制自己。

 

“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执明紧紧抱着慕容离无奈道,慕容离也心绪难宁,双颊微微带出一抹绯红,眼神微眯遮掩住眸中的迷离。贪欢一晌自然无碍,可是万一...他是第一次,执明是万万舍不得用药的,那么在这危机四伏的皇宫,便是又多了一重危险。

 

“再等等罢...”

 

然而有时天意难测,便是神机妙算如慕容离者,也万万想不到转机就在眼前。

 

仲堃仪用了晚膳便出屋门走动走动,他从天玑回程路上遇上了劫匪,被一刀砍伤了左臂,执明帝知他孤身一人,帝城中也没有府邸,未免奔波,特许他在宫中太医院养伤。

 

到底是也是宫中地界,花红柳绿景色怡然,仲堃仪慢慢散着步从就寝处走到了药房。一进门,便见齐之侃握着扇子紧盯着小火炉为他煎药,心中涌出一丝感动,他上前谢过,“劳动齐兄了,在下实在感激。”

 

“不算什么,”齐之侃眼神并未离开药炉,随意回道,“仲大人不必客气,您为我在圣上面前举荐,得了御前侍卫的官职,我才该感谢大人。”

 

“那仲某更不敢忘了齐兄的救命之恩了。”说着便要鞠躬行礼。旁边看着另外药炉的小太监见他们这样谢来谢去的,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仲堃仪也觉得自己太过拘礼,坦然一笑,上前接过齐之侃手中的扇子言道,“少说多做,我一千句谢也抵不过行动,齐兄歇息一会儿吧,我来看着药。”

 

齐之侃从善如流让仲堃仪熬药,向他介绍旁边这位小太监道,“这位是此处主管会海公公,请公公指教他如何掌握火候。”

 

那会海公公天生笑眯眯的眼睛令人看着亲切,仲堃仪刻意与他攀谈结交几句,两人便有了交情,仲堃仪见他身为总管还要亲自煎药,随意问了一句,“以您这样的身份还要伺候汤药,这是煎给哪一位贵人的啊?”

 

齐之侃闻言,不动声色地认真倾听。

 

“这是给长亭宫的孟贤君。”会海公公抱怨道,“这位主子真是自从进了宫,就没一天断过汤药的,太医换了不少,药方子倒是没变,都不知道糟践了多少珍惜药材了,不但不见好,还一天不如一天....”

 

仲堃仪蓦然一听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心中仿若被钝器所击,闷闷地一下疼,他隐约中听见自己如平日般回应着几句场面话,只觉得神思恍惚,心中越来越难受。

 

齐之侃不知什么时候没了踪影,仲堃仪机械地将自己的药沥好服下,便坐在一旁陪着会海公公。

 

会海公公熬好了药,将浓的像墨一般的药汁盛在青瓷碗中,放在食盒里,晃晃悠悠先去如厕。仲堃仪答应得好好地帮人家看着药,却在会海走后立即端出瓷碗来,微微抿了一口。苦涩的味道让人舌尖发憷,他心里明镜一般,这绝对不是治病救人的药,能让太医院众口一词承认同一张药方,依照他现在对各方势力的了解,绝对不止有一派人想要那人的性命。

 

仲堃仪独立庭中仰头看着湛湛晴空,双手握拳,深吸一口气后,便缓缓松开。

 

也罢,当年分道扬镳之时,不是早就料到他命数已尽了么......

 

如今再作悲悯之叹,不过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罢了......

 

评论(18)

热度(61)

  1. 欧阳云日jasmin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