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mine

【主执离现代AU】迷情漩涡 (ABO)番外

警告!

 

ABO设定

 

主CP为执离、钤光,涉及CP钤离、执光为家族联姻,无爱设定

 

严重人物OOC,双重NTR 全员恶人设定

 

现代文背景全架空

 

拒绝撕逼,有不喜者请右上角点叉,我们相互尊重,谢谢!

番外:好好说再见(上)

 

我爱过你笑的脸庞,我爱过你心的善良

这些年有你的时光,把我的孤独都照亮

 

我记得你说过的话,时间留不住一句话

我记得曾为你疯狂,何时过了年少轻狂

 

当情太深而缘太浅,当你离开我的世界

 

至少要好好说再见

 

大雨倾盆。

 

小小的孩子便是穿着剪裁合适的黑色西装也显出一种不协调的违和,他瘦削的肩膀微微颤抖,身板却站得笔直,在绵密的雨幕中,仿若青松,扎根在墓园的土地里。

 

雨点砸在身上的声音沉闷无比,带着钝痛,却不足以抵消来自至亲离世的心伤。他浑身上下都湿透了,眼睛却还死死盯着墓碑上母亲的名字,似乎只要将这简单的两个字留在视线中,就能欺骗自己她尚在自己身边。

你是孤家寡人了,自此以后,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关心你爱护你,与你血脉相连,为你担忧操心了,整个世界,只有你自己一个人。

 

茕茕孑立。

 

忽然,眼前肆虐的大雨停了。他想要转动已经僵硬的脖颈,却感受到了久违的,体温的暖意。

 

慕容离的小手轻轻抚过仲堃仪脸上的泪水,那些混合着雨珠的悲伤被温暖的关怀拭去,公孙钤用力地搂着仲堃仪的肩膀,支撑着他几乎到达极限的身体。他们两人的手一起握着一柄大雨伞,撑起在三人的头顶,宛若一方小小苍穹,抵御外面冷冰冰的世界。

 

还有我们。

 

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们。

 

仲堃仪伸手将两人抱住,他们三个小小的身躯紧紧搂在一起,他终于放声大哭,将母亲去世的悲伤发泄出来,慕容离被他的情绪感染,也哭出声来,狠狠攥住他的手不愿意放开,公孙钤默默把头埋在仲堃仪的肩膀上流泪,哭成一团的三个人,久久没有分开,反而越抱越紧。

 

也许就是在这一刻,他们在心底里许下了永远不分离的愿望。

 







高二的学生课程并不繁重,总是有时间在放学后干一些不太光明的事情。

 

离钧天第一高中不远的废弃仓库里,公孙钤和仲堃仪各自手持一根带着斑斑锈迹的钢管背对站立,周围地上狼狈地趴着六七个衣衫脏乱的小混混,他们抱着流血骨折的身体部位哀声呻吟求饶,好不凄惨。

 

“我想你们都应该得到了教训。”公孙钤一只手拎着钢管,另一只手抬起,松了松校服衬衫的领口,动作写意洒脱,阳光从仓库的小窗户里射入,如同追光灯一般打在他身上,挺拔如松,衬着洁白的衬衫和黑色的裤子,宛如青葱爱情故事里的校园王子,令女生们目眩神迷。

 

“这种脏东西,”公孙钤语气里满是轻蔑,他捡起地上的可爱水杯,小心翼翼撕下贴着慕容离名字的标签,将里面的罪恶泼了出去,“我希望以后不会在阿离的物品上看到。明白了吗?”他说着眼光飘向缩在墙角的女生。

 

惊慌得需要靠着墙壁才能勉强支撑身体的女孩儿脸上是满是不可思议的惊恐和扭曲的恨意,大声喊出的声音带着撕裂般的不甘和歇斯底里,“公孙班长你被慕容离那个贱人迷惑了!那个人尽可夫的婊子有什么好!只有我才是.....”

 

“你闭嘴!”仲堃仪听见她的话气得脸色铁青,“凭你也配提及阿离的名字!”

 

“仲堃仪你是上了他多少次才为他说话?那个千人骑万人跨的婊子倒是不缺争着带绿帽子的便宜嫖客!”

 

高中的仲堃仪完全不是十年后那个舌灿莲花的优秀律师,他被不堪的言论弄得满脸通红,简直不敢相信这样恶毒的话会出自一个接受过教育的女性之口,他看着她白皙红润如同苹果一般娇嫩欲滴的亮丽脸颊因为妒忌而变形丑陋,瞠目结舌不知该说什么好。

 

“那个卖弄风骚的臭婊子,只会勾引男人,不过就是别人一时无聊的消遣,永远上不了台面被人像抹布一样用过就扔才好!慕容离就是个不要脸的贱货!他一辈子都被人......啊!”

 

粗鲁不堪的谩骂戛然而止,破空而过的钢管砸在墙上,轰鸣一般的声响在空旷的仓库中更显得巨大,仲堃仪意识到是身旁自诩优雅绅士的公孙钤将手中的钢管毫不留情狠狠甩出去的,惊讶不已。

 

“我希望你能记住,肮脏的语言和思想留在脑子里,远比说出来做出来收到的伤害少。最后忠告你一次,再惹怒我,不会放过你的。”公孙钤拿起椅子上的书包,走到她面前轻声说,话语却仿佛有千钧重,沉沉压在她身上。

 

“阿离是我的底线,你好自为之。”

 

夕阳西下,温暖的光辉将天空染成了茜色。空旷少人的偏僻街道上,两个少年并肩向前,他们单手背着书包,将校服上衫拎在手中,说说笑笑,悠闲地走着。

 

“阿钤你今天真的太酷了,”仲堃仪笑着赞扬公孙钤,他似乎是觉得这话一定要面向自己的朋友来说,便只能倒着走了好几步,“那女的真是不可理喻,阿离和她无冤无仇,为什么这么诋毁阿离!还用omega诱发剂想要害阿离,简直蛇蝎心肠!”

 

“君子有容人之量,小人存忌妒之心。”公孙钤淡淡开口,“阿离太耀眼了。”

 

“有必要这么极端吗?”仲堃仪不解,“就算嫉妒,可她这种行为已经触犯法律了,为了一时不忿,堵上自己的前程,太不值了。”

 

公孙钤听了他的话,轻轻地笑了,“仲爱卿你真是太迟钝了......”

 

“滚开,别叫我这个名字!”仲堃仪笑骂,“公孙钤你不取笑我能死是不是?”

 

“死不了,能疯...哈哈哈哈.....”公孙钤大笑起来,英俊的眉眼更加生动,显出一种青少年的青葱活泼来,“班里一少半的omega都喜欢你,完全媚眼抛给瞎子看了。”

 

“少一半?那多一半呢?”仲堃仪完全没搞清楚,下意识问道。

 

“多一半当然喜欢我啦!”公孙钤回答得理所当然。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仲堃仪表现出一个想“呕吐”的动作来表达对公孙钤自恋的不屑,“那不更是做无用功,你这个慕容家的女婿,早就和慕容老师翁婿相谐了。”

 

公孙脸上的轻松愉快慢慢消散,过了好一阵子才开口说,“阿离,当然是最好的,我也很喜欢他,但是...有些不一样...我也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劲儿,但是我总认为自己的人生不应该被这样安排....”

 

“你不愿意和阿离在一起吗?”仲堃仪完全没有理解他的意思,“虽然阿离长得是不算漂亮,但是你们很真的很合适,门当户对的青梅竹马什么的。”

 

公孙钤听见仲堃仪说阿离不算漂亮的时候惊异地抬头看了那人一眼,才回复道,“爱情是不是门当户对青梅竹马,”他低头往前走,“爱情是神圣的,无私的,不能放在天平上衡量。”他看着仲堃仪越来越不解的表情,无奈地叹一口气,“我们都被困在这个小世界里了,应该到外面看看,不能囿于公孙家和慕容家。”

 

一阵风吹来,仲堃仪忽然感到有点冷,他觉得自己听懂了公孙钤的话中之意,有些慌张却又一针见血地问,“阿钤为什么想要离开我们?我们三个人不是最好的朋友吗?我们三个人一起生活,一起长大,要一辈子在一起......”

 

“千里搭长篷,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公孙钤微笑着说出最残忍的话,“我们终究还是要自己一个人走完一生...”他抬手向后摆了摆,头也不回向前走着,一步也没有停留......

 



一直以为真爱能直到永远 

彼此相爱的每一天都是永远

一直以为我们有同一个明天  

你曾是我的世界 

不完整的世界

 

仲堃仪自睡梦中惊醒。

 

夜凉如水。

 

微风吹过拂动窗帘下垂坠的细碎米珠流苏,微弱的声响在静谧的夜里分外清晰。

 

他孤独地坐在床上,平日里挺直的脊梁弯出一个满是悲伤和无望的弧度。梦中的情景似乎仍然在眼前挥之不去,那是他的童年,有至亲离世的刺痛,也有好友陪伴的温馨。

 

然而终究是风流云散,依旧孑然。

 

公孙钤和慕容离离婚的消息传来的时候,他正坐在事务所的会议室里挥斥方遒,公孙钤的电话如同当头一棒,将他从事业巅峰的天堂推入众叛亲离的地狱。

 

是的,众叛亲离。

 

是他们背叛了他,背叛了墓地前曾许下诺言,背叛了那样温暖的童年,背叛了他的一腔热血。

 

终究不能力挽狂澜,他听到公孙钤满是疲惫的声音,分外清晰。

 

“阿离对我说,我们别再见了...”

 

仲堃仪当着手下所有职员的面狠狠摔了手机,蹲在地上,放声大哭,所有人都惊异地看着他,不敢相信那个全身上下写满了精英两个字的,雷厉风行的,站在律师业顶端的老板,竟然会如此狼狈。然而这一次,再也没有人拉住他的手,搂住他的肩,为他拭去泪水,为他撑起一片天。

评论(21)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