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mine

【主执离现代AU】迷情漩涡 (ABO)第六章

警告!

 

ABO设定

 

主CP为执离、钤光,涉及CP钤离、执光为家族联姻,无爱设定

 

严重人物OOC,双重NTR 全员恶人设定

 

现代文背景全架空

 

拒绝撕逼,有不喜者请右上角点叉,我们相互尊重,谢谢!

 

我们应该都是失败者吧,否则怎么会陷入这样令人作呕的婚姻中。

                             —— 执明、陵光、公孙钤、慕容离

PART SIX 饮鸩止渴

 

偷情是恋爱最极致的形式。

 

公孙钤虽然鄙视这种说法,却也不得不承认,这种令人欲罢不能的,掺杂着痛苦于欢愉,愧疚与放纵的情感,的确如蜜糖砒霜一般令人情难自禁。

 

凌晨五点,公孙钤将自己的辉腾停在车库,握着钥匙缓步走在别墅庭院的青石板路上。盛夏时节,满园的羽琼花盛放,饱满却纯情,粉白色的花瓣在微风中摇曳,清丽绝伦又楚楚动人。就像那年的久别重逢,如陌上花开,明月清风,山高水流,抚慰他伤痕累累的身躯。他以为,自己能熄灭心中的一团火,却没有想到,那一把火,纵然灼热刺痛到令他痛不欲生,可余下的火种,却在荒芜的心田中开出一束娇艳的玫瑰,刻苦铭心,再难忘怀。

 

他站在门口,内疚的情绪澎湃如滔天大浪,几乎要淹没了自己。公孙钤低着头慢慢推开门,还隐约记得慕容离觉轻,便小心地控制着步伐,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

 

房间里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安静,断断续续有箫音传来,他慢慢寻声而近,原来是慕容离在书房练习。

 

连音成曲,慕容离的箫声自然是无上妙品,婉转动人,余韵悠长。公孙钤虽然很久不接触这一领域,但他毕竟从小师从慕容德学习古琴,对音乐的敏感度还是非常高的。慕容离吹奏的这一曲《良宵》,轻快灵动,俏皮中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缠绵,让人听了不由心里泛甜,唇边带上微微笑意。

 

公孙钤静静站着,听完这一曲才进入书房,见慕容离轻抚手中的洞箫,眉目柔和,脸庞微带暖意,便也轻笑着说,“你看起来很开心,演出的时间定了吗,这么早就起来练习?”

 

慕容离显然深深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被公孙钤的话音惊了一下。他立刻回头看向公孙钤,眼神里是藏不住的慌乱。他心中有鬼,又不敢直视公孙钤的双眼,只得微微垂下头,语义模糊地嗯了几声。

 

公孙钤有些困惑慕容离的反常,不过也无所谓地一笑而过,他接着说,“对不起,最近有点忙,可能不能去欣赏你的表演了。”

 

刚才完全没有防备,如今慕容离已经调整过来,恢复了以前的淡然和从容,“没关系,你忙你的就好,不用特意来。”说着便起身而去,“如果不是你回来,我都不知道现在已经是清晨了。我去卧室休息一下,你自便吧。”

 

公孙钤闻言才知道慕容离竟一夜未睡,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暗自疑惑,“这么重要的演奏会吗?值得他连夜练习?”公孙心中有些摸不透,皱了皱眉,终究抛下了思绪,收拾文件准备上班了。

 

 

下午莫澜接到执明电话的时候正在陪着向煦检查和布置场馆。一个星期之后的演奏会,时间并不算充裕,他这边人声嘈杂,不太能听得清执明的声音,使劲把听筒往耳朵上按,才勉强明白执明是要慕容离的住址。

 

“你要干什么呀我的好少爷?”莫澜莫名其妙道,“那跟你可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嘿!”

 

执明窝在沙发里,双腿交叠架在茶几上,肩膀和脑袋之间夹着一只手机,喋喋不休和莫澜扯皮,这边手中还拿着自己的私人手机手指飞舞,一条一条的给慕容离发微信骚扰。

 

“你少废话,快点地址给我。”执明不耐烦地对莫澜说道。他刚发了一条信息过去,等不及界面上的“对方正在输入”,焦急得来回翻阅刚才的谈话内容。

 

「在家里干什么呢?」

 

「正在改编一首曲子,作为演奏会的安可曲」

 

「什么曲子,能提前告诉我吗?」

 

「泄露了经纪人姐姐会不高兴的...」

 

「只告诉我,我不会说的。这是我们共有的秘密」

 

「其实...安可曲我还没想好...本来选了梁祝,可是我刚才试了下觉得效果并不好...」

 

「现在的心境怎么能演奏殉情的梁祝,应该是热恋的甜蜜蜜才对」

 

「滚!」

 

执明看着对话末尾的一个“滚”字,笑得灿烂无比。他随手扯过旁边的一张白纸,一笔一划认真记着莫澜问到的住址,轻轻哼着上世纪的经典情歌,全然不知自己的样子多么像一个陷入恋爱的毛头小子。

 

“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梦里,梦里见过你...是你,是你,梦见的就是你...”

 

 

慕容离现在很烦躁。

 

书房里满是散开的黑白曲谱很烦躁,选不出让人耳目一新的安可曲很烦躁,大房子里只有他一个人很烦躁,安静到有点渗人很烦躁,手机里来自某个烦人家伙嘀嘀嘀的微信提醒很烦躁,十一分钟了那个笨蛋还没有回消息更烦躁!

 

他穿着睡衣赤足在洁白的长毛地毯上来回踱步,微痒的感觉由脚踝一路上升传到心中。他环视四周,不自由的感觉完全没办法摆脱,整座房子像一个巨大的笼子,将他牢牢困住。他转身去打开落地玻璃窗,一瞬间涌入的风吹得他有些冷,刮过树叶的沙沙声在空无一人的别墅里分外清晰。慕容离蜷缩成一团躲在书桌背后,双手环抱着双膝,静静抵御着突如其来的寂寞。

 

“铃——”

 

门铃响到第三遍,慕容离才茫茫然反应过来,他急忙起身去开门。距离门口越近,他的心跳得越快,仿佛是在预兆着什么一般,那些父母之命和循规蹈矩,似乎都要随着这一扇大门的打开而湮灭。

 

“等久了吧,我来接你。”

 

他看见他的真命天子穿着英挺的军装倚在门框,快速飞奔而领口散乱的白衬衫,气息不稳而略微急促地喘息,被汗水浸湿的额前碎发,怀抱着送给他的满捧粉白羽琼花,满脸笑容地说要带他走......

 

这所有的一切,都直直通向那条用不伦和糜烂的荆棘铺就的,完全回不了头的,绝路。

 

明知会陷入深渊万劫不复,可内心的声音还是驱使着慕容离义无反顾地投向了执明的怀抱,拥抱和亲吻在那一刻都密密匝匝渗透出苦涩的甜蜜。

 

就算我的爱你的自由都将变为泡沫,我不怕,带我走...

 

执明解下衣服,将其披在慕容离瘦弱纤细的肩膀上裹紧,他收敛了笑意,郑重地凝视着慕容离,用眼神仔细描摹着那副倾城容颜,过了良久,才复又笑开。他猛然将慕容离打横抱起,惊觉怀中人实在太瘦,他颠了颠,慕容离不由将手臂环上执明的脖颈,霎时两人贴得更近了。

 

慕容离把头埋在执明的肩窝,轻轻用脸颊蹭了蹭执明胸膛靠近心脏的位置,执明瞬间感到心田深处涌出一股暖流,渐渐漫延至全身。他小心翼翼地护着怀中的珍宝,一步一步坚定地向前走,窗外艳阳高照,正是好时光。

 

婚外恋情的男男女女一般会选择在旅店开房,来满足某种不可言说的欲望。金钱在这件事情上起的唯一作用,就是决定偷情的地方是低价小旅馆的地下室,还是高档酒店的总统套间。

 

并没有像任何偷偷摸摸的露水夫妻,执明直接带着慕容离回到了自己日常居住的别墅。

 

光明正大,堂堂正正,执明公主抱着慕容离从正门回家,仿佛王子历经千万次地找寻,终于娶到了心爱的公主,冷冰冰的房子也变成了温馨的家。

 

他们在卧室的床上放肆地交颈缠绵,执明深情绵密地亲吻将慕容离的身体融化成了一江春潮,剪水双瞳里的秋波荡漾,就有人被迷得抛弃了理智和尊严,顶礼膜拜般虔诚地吻遍他身体的每一寸白皙娇嫩的肌肤。

 慕容离散开丝绸睡衣的带子,抛掉身上最后一寸凡尘俗物,跨坐在执明身上,微阖双目,细密鸦青的睫毛如同颤抖的蝶翼,美得仿若九天仙子一般,纯粹而高洁。执明衣着整齐,黑色的军服有种铁血的冷硬刚强,他眼神迷离,他一手揽住慕容离的腰肢,一手探上形状优美的蝴蝶骨,正准备降服这只堕入红尘的妖精,却没想到...


 

乌黑的枪口正对着执明的脑袋。

 

他看着面前拿着枪的慕容离,惊讶和暴怒的表情连一秒都没有维持到,便满脸笑容地躺平在床上,“开枪吧。我的命是你的。”

 

慕容离脸上露出一抹笑意,他刚才趁着执明沉迷于情欲的时候拿出了那人的配枪。一个训练有素的军人,竟然会为了他,失神到如此地步,慕容离心里由衷地开心。

 

执明握住慕容离拿枪的手,将枪口顶在自己的胸膛,低沉沙哑还带着情欲的声音落在慕容离耳畔,“自从见到你的第一面起,它就是为了你才跳动的。只有你,能令它停止。”

 

他完全不设防。

 

不是推断慕容离不会无故开枪,不是信任慕容离绝对不能伤害自己,而是,心甘情愿,死在慕容离手上。

 

慕容离展颜微笑,他刚将执明的手枪随意扔在地上,便立即狠狠地把左手无名指的戒指强行褪了下来,带着些许恨意,回想起当时带戒指时的不适与勉强,才明白过来这本就不是他的尺寸。

 

钻石戒指在地板上滚过几圈后,最终落在了无人注意到的角落。而床上的激情火热仍然在继续,只是两人都交付了百分之百的真心,最终也必然会获得百分之百的回报。

 

下章:预告

 

仲堃仪手握话筒,声情并茂道,“下面有请慕容老师的爱人,钧天大学教授,公孙钤先生!”

 

公孙钤面色不豫地从贵宾席起立,隐在黑暗中的手还在和陵光十指相扣。他看着面前自己的几个学生送来的粉白羽琼花,抑制住内心深处的不情愿,慢慢松开陵光的手,接过羽琼花,缓慢地往台上走。

 

“也许大家不知道,公孙教授和慕容老师这对贤伉俪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从记事起就是形影不离的知己好友,”仲堃仪脸上的笑意带着些许邪恶,他看着贵宾席上的陵光大声道,“高山流水遇知音,他们两位正是琴箫和鸣,灵魂伴侣!”

 

慕容离眼神没有片刻离开坐在第一排的执明,他们默默对视,却都在对方眼中发现了难言的悲伤和无奈。

评论(19)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