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mine

【主执离现代AU】迷情漩涡 (ABO)第五章

警告!

 

ABO设定

 

主CP为执离、钤光,涉及CP钤离、执光为家族联姻,无爱设定

 

严重人物OOC,双重NTR 全员恶人设定

 

现代文背景全架空

 

拒绝撕逼,有不喜者请右上角点叉,我们相互尊重,谢谢!

 

本章含有微量仲孟,请不喜者注意闪避。

 

 

我们应该都是失败者吧,否则怎么会陷入这样令人作呕的婚姻中。

                                               —— 执明、陵光、公孙钤、慕容离

 

PART FIVE  KISS KISS KISS

 

云中会所在钧天帝城里算是很有格调的休闲场所了。不同于其他的地方,这里从不提供除了宴饮和休闲以外的任何服务,绝对干净,是洁身自好和附庸风雅之人的最佳选择。正因为如此,向煦才敢带着慕容离前来,要是如同那些他们谈生意常去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风月场所一样,万一被慕容离见识到了一星半点儿什么不该看的腌臜之事,恐怕他的腿要被老爸打折。

 

仲堃仪见到慕容离到来的一瞬间涌上心头的竟然是欣慰,连他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他早就针对这个问题与公孙钤谈过好多次,让慕容离适当接触一下社会,可是公孙总是以慕容离年岁太小来逃避,搞得好好一个大活人,天天看谱子吹曲子,看起来就像一辈子要为艺术献身了一样,除了音乐,一点其余的兴趣爱好都没有。

 

“真没想到你能来,”仲堃仪作为东道主自然走上前来迎接,顺便为大家介绍,“这位是慕容离,可能在电视上见过,搞民乐的。”

 

慕容离微微向众人颔首示意,他今天穿着很简单,白色衬衣外套了一件深蓝色的小西服,牛仔裤勾勒出纤细笔直的长腿,脚下一双杏色尖头靴子,整个人身姿纤细而精巧,头发被助理简单打理了一下,显出几分凌傲的淡然,更不用说清丽绝伦的倾城容颜,更是让所有人都眼前一亮。

 

“滚蛋!”向煦笑着骂道,“我们阿离是音乐大师,什么搞民乐的,照你这么说,仲堃仪你也不过就是个耍嘴皮子的!”

 

仲堃仪将慕容黎引到自家小男友身边坐下,反驳向煦道,“别整那些虚的,都是朋友,别拿那套忽悠我们。”

 

“今天你别硬气,脱团了就是背叛了我们组织,今天必须被喝趴下!”向煦马上进入状态,和莫澜两个人提过来两箱酒,“受死吧!”

 

“东北爷们怕过谁?”仲堃仪豪气云干,“放马过来!”

 

慕容黎颇为新鲜的看着他们拼酒,不同于他曾经参加过的酒会,完全是另一种风格的豪爽和义气。旁边坐着的仲堃仪小男友叫孟章,看起来长了一张娃娃脸,其实年岁也不小了。他见那些狐朋狗友灌得太狠,说着“仲卿,我来帮你啦!”,便一拍大腿加入了战局。

 

慕容离并不会喝酒,他咬着吸管捧着杯子里满满的椰汁看热闹,眼神飘飘里藏满了难以言说的好奇和兴致。

 

“慕容离...这个名字太拗口了,我可以叫你阿离吗?我是莫澜的朋友执明。”

 

 

慕容离转头看向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自己身边的男人,他眉眼间俱含着笑意,通身是掩也掩不住的风流倜傥,容貌英俊,气场强势,一身剪裁合身的黑色礼服军装更显出他的卓然不凡和器宇轩昂。

 

这个男人身上仿若带着光芒,天生就与众不同,能于人群中被一眼认出。慕容离刚一进包厢就注意到了这个一身军装闲适地倚靠在沙发上的男人。如今知道了他的名字,便默默点头回应,认认真真地念了一次,“执明。”

 

执明盯着慕容离颜色鲜妍的两片嘴唇,看到它们轻轻摩擦触碰后发出自己的名字,顿时觉得通体舒泰,满足的不得了,若是能一亲芳泽,那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了。他想到此处,不禁紧紧抿唇,展颜一笑。

 

如此带有隐秘意味的笑意,却晃了慕容离的眼,他确实从未见过身上散发出如此浓重情色气息的,满是男性魅力的男人,脸上微微带一点羞涩,他低头狠狠吸一口椰汁咽下,这动作竟是意外的有些笨拙可爱了。

 

此时,服务生才端来了饭菜,大家喝了一轮酒,都入席填填肚子。对喝嗨了的各位来说,简单的吃饭聊天已经不能满足他们搞个大事情的想法,有人提议国王游戏来助兴,慕容离虽然不太明白,却也随大流同意了。

 

第一轮的国王是莫澜,他喝酒喝得脸上通红,兴奋的喊着,“红桃A和红桃4,Pocky Game!”

 

慕容离手里捏着红桃A放到桌上,周围便是一声声起哄,毕竟是如此一个大美人,大家竟然有些羡慕拿到红桃4牌的人了。莫澜拿起桌上留下的国王自己的号码,失望的发现并不是红桃4,便笑着说,“是哪个幸运的家伙啊?”

 

执明一转手腕,将红桃4的扑克牌放在桌上,“是我”。

 

向煦看了看慕容不动声色的表情,低声问,“阿离,要是不愿意的话......”

 

“什么不愿意!”仲堃仪喝了不少,面色通红,他正看戏看得有趣,搂着孟章厌烦地怼向煦,“慕容就是让你们太宠着了才不知道天高地厚,答应了要玩游戏怎么能反悔呢!”

 

慕容离闻言,瞥了仲堃仪一眼,起身道,“来吧!怎么玩?”

 

执明看着他一幅大义凛然的样子笑得灿烂,他从桌上拿了一根pocky,示意慕容离含在嘴里,轻轻拽过他纤细的胳膊,小声说,“我们从两头开始吃,玩pokcy game是不能松口或咬断饼干的,会有惩罚。”

 

慕容离看着执明的眼睛,那是一双满是柔情的双眸,感觉自己全身都浸润在那一汪情意里了,也不思考他说了什么,乖乖地点点头。只见执明俊郁生动的脸颊不断放大,慕容离心跳开始加速,唇齿完全忘记了该怎么工作,陌生的温热气息打在脸上时,下意识往后躲了一下,执明马上强势地拉过慕容离的胳膊,向前含住差点掉出去的小半截巧克力棒。双唇触碰已然不可避免,吻到的那一瞬间,柔软而甜蜜,他们同时感到了有什么东西在心底破土发芽,那是一种奇妙的愉悦感,如同一见钟情的悸动颤抖,又如同久别重逢的熨帖安心。嘈杂的吵闹和动感的音乐似乎都不存在了,他们的眼中只能看得到彼此。分开之后,执明和慕容离同时笑了,一个如阳光般干净灿烂,一个如月色般清幽浅淡。

 

缘分来了真是挡都挡不住,又玩了几轮,当国王游戏第二次点到pocky game的时候,抽中牌的又是执明和慕容离。周围起哄的自然是看热不嫌事大,一边调侃着缘分天注定,一边感叹着他俩之间的玄学气场。

 

慕容离不像是开始那么懵懂羞涩,他拿起巧克力棒含在嘴里,双手捧起执明的脸微微抬头递给他另一端,执明自然而然两手握上慕容离纤细的腰肢,暗自在心里感叹当真有嬛嬛一袅楚宫腰,古人诚不欺我。这次的pocky game 结束的更快,两人嘴唇微微擦过一瞬便放开了对方,回到座位上,都有些不敢看另一个人的眼睛。仲堃仪心里冒出一点小疑惑,也没当回事便让它过去了,可第三次pocky game 再抽到执明和慕容离的时候,连一向钝感的莫澜都发现了不对劲,调侃道,“人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你俩这刚第一次见面,都要亲了三回了,进展这么快,前世是双双做爱死在床上的吧?”

 

众人都被他的话逗到笑得东倒西歪,仲堃仪也忍不住笑了一下,不过马上便说道,“最后一次了啊,国王游戏到此为止。我知道你们是想整我和孟章,结果全让执明和慕容背锅了,我也过意不去了,要不我还得再请一顿答谢宴呢!”

 

“抠门吧你就!”众人都开玩笑表达了对仲堃仪的无情嘲笑。

 

第三次游戏,两人都有些驾轻就熟了。执明含着巧克力棒,慕容离含上另一面,眼睛微微低垂,眼神躲闪着,不敢直视对方,慕容离手也没有捧着执明的脸,而执明的手也不敢再握紧慕容离的腰,有些尴尬地在滞留在空中。随着两人气息越靠越近,手也在不断触碰,执明松松握住慕容离的手,慕容离也轻轻回握,虽然没用一丝力气,却郑重地在心中为对方加了千钧的分量。

 

之后的唱歌活动,就都是撒酒疯的群魔乱舞了。执明坐在沙发一端,与慕容离中间微妙的隔了一个人的位子,两人眼神不时在空中交叉,每一次纠缠,都传递着绵绵密密的情愫,甜甜糯糯的情话。

 

慕容离纤细白皙的漂亮手指落在酒红色沙发上,显得孤单寂寞,执明装作无意一般,将自己的手指缠绕上去。他的手上有一层薄茧,缠绵摩挲时带出一种完全不同的惊险悸动,指尖触碰的瞬间,慕容离还想要抽手逃走,却被执明一把紧紧攥住。

 

昏暗的灯光下,暗流汹涌的情愫由涓涓细水汇成奔腾的激流,两人的影子越来越近,十指终于紧紧相扣,默默诉说着无声的秘密。

 

散场时已经是凌晨,向煦自然是要将慕容离完完整整地送回家去的。同样是发小,执明却并没想送送喝得醉醺醺的莫澜回家的想法,他只是打电话叫了莫家的司机来接。

 

暗夜深沉,执明一个人开着军用越野车在环城高速上飙车,他舔舔唇回味着那三个蜻蜓点水般的亲吻,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和兴奋,自言自语道,“当真是个妙人.....”

不经意间,他从车里拿烟的时候手被磕了一下,他看着左手无名指上镶着碎钻的华贵钻戒,毫不犹豫地将这个罪魁祸首摘下,扔进了窗外路过的祁兰江内。

 

评论(22)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