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mine

【主执离现代AU】迷情漩涡(ABO)第四章

警告!

 

ABO设定

 

主CP为执离、钤光,涉及CP钤离、执光为家族联姻,无爱设定

 

严重人物OOC,双重NTR ,全员恶人设定

 

现代文背景全架空

 

拒绝撕逼,有不喜者请右上角点叉,我们相互尊重,谢谢!

 

 

 

 

我们应该都是失败者吧,否则怎么会陷入这样令人作呕的婚姻中。

                             —— 执明、陵光、公孙钤、慕容离

PART FOUR

 

陵光看着手机挂断的界面,心中终于泛出一丝隐约的愧疚之情。

 

浴室里水流的声音掩盖着罪恶的欢愉,他仰躺在酒店的床上,抱紧被子,用力嗅着公孙身上的味道来抵御这突如其来的陌生情绪。

 

公孙钤真的只爱自己,陵光对这一点有充足的自信,但是,对于公孙钤如此保护那个所谓的“法定伴侣”,他真是一千一万个不舒服。有什么可隐藏的?难道他还会冲到那人面前去示威不成?

 

说句实话,他很难不嫉妒,嫉妒另一个人可以光明正大的陪在自己爱人身边,嫉妒他和自己的爱人有了被保护的白首之约。他也很难不讨厌,讨厌那人趁虚而入抢走了公孙,讨厌公孙对那人下意识的回护和愧疚。

 

有时陵光也挺想不通的,结婚两年,丈夫几乎从不回家,妻子难道不能察觉到什么吗?他就真的懦弱到只要一层婚姻的外表,内里如何腐烂空虚都不要紧吗?家族联姻又如何,陵光自己的婚姻也是家族联姻,还是政界和军界的联姻,只要公孙能离婚,他几乎能在同一时刻办手续。

 

果然是虚荣吧,虚荣到令人痛恨。

 

钧天公孙,书香门第,清贵世家。家主公孙垠,国家最好的大学——钧天大学的校长,桃李满天下,兼任钧天研究科学院院长,学术界执牛耳的存在。独子公孙钤,全钧天最年轻的博士生导师,钧天大学教授,科研界的新锐人才。

 

捞到这样的金龟婿,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放弃,便是口头上说一句,我是公孙钤的爱人,也能获得不知多少羡慕的目光。

 

陵光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人家会选择联姻,而联姻的到底是哪个家族?他把两年前结婚的勋贵子弟都查了个遍,觉得那些凡夫俗子没有一个能配得上自己的公孙,连把名字写在一起,都玷污了公孙钤这几个字。而且,不光是公孙钤保密,其实真的没几个人知道公孙家这一位“儿媳妇”到底是谁。联姻是为了利益,消无声息的联姻......有什么用吗?

 

此时公孙穿着睡衣从浴室出来,陵光抛开不切实际的胡乱猜想,起身将他拉倒在床上,窗外月上中天,这一夜还很长呢。

 

其实,陵光对自己对手的预判完全走了偏路。他认为公孙钤的爱人一定是一个娇小柔弱,惯于被家族摆布,极少社交的菟丝花,照着这样的模板确实找不到可以和公孙家联姻的世家,可如果他能往反方向想......

 

一个自信独立,忙绿到经常满世界飞,和公孙家渊源极深的世交,便会很轻易锁定目标。

 

钧天国的诸多大学中,有两所最为引人注目。如果说钧天大学是理工科学生的天堂的话,那么瑶光大学则是所有文艺类学生的乐土。

 

瑶光大学校长慕容德,世界级古琴演奏家,音乐协会名誉主席,瑶光娱乐公司董事长,独子慕容离,瑶光大学音乐学院名誉教授,世界级洞箫演奏家,因其极为出色的外形和精湛的演奏技艺将民族音乐推广向普罗大众,尤其是在新一代青年人中人气极高,收获拥趸无数。

 

钧天公孙家和瑶光慕容家几代世交,关系非比寻常。按常理来说,一个学术界的书香门第,一个文艺界的名门世家,真是再般配没有了。可这么多年,一直想要联姻的两个大族却只出了这么一对璧人,简直令人匪夷所思,感叹问世间情为何物......

 

手里握着全钧天最大的造星工厂——瑶光娱乐公司比例不小的股权,慕容离实在用不着抛头露面做个公众人物,可在这个颜值就是正义的粗暴年代,他不过就是不小心在学弟炫技的小视频里意外地入了下镜,吹了一首小曲子,便立即走红网络,微博人数暴涨,瞬间变成了网红。谈合作和代言的公司天天电话联系,把慕容离搞得厌烦透顶,无奈之下,只好在自家公司签了约。慕容离的合约由瑶光娱乐公司现任CEO向煦,也是慕容离的发小亲自拟定,律师界名头最响的年轻律师仲堃仪做法律顾问,自由度大得吓人。向煦的原则是,不管赔还是赚,都要让自家的少主人舒心。

 

演奏会不想开?行!想什么时候开就什么时候开!

 

代言太麻烦?可以!随便推!

 

商演?别做梦了,绝对请不起的。

 

慕容离除了出席音乐协会的几大音乐节,每年连演奏会都开不了几场,活动非常少,几乎大部分时间都用在学习作曲和大量的练习上了。这次能同意回国开一场演奏会,向煦乐得睡觉都要笑醒。他专门推开工作,陪着慕容离练习了一天。许久没有听过现场演奏,震撼依旧如昔,不得不说,就算抛开好友滤镜,慕容离的箫声真是能带给人以无上的享受,视觉听觉的双重盛宴。

 

正当向煦准备送慕容离回家的时候,手机却突然响了。原来是大学室友莫澜的电话,说约了仲堃仪和他的小男朋友在云中会所的固定包间聚聚,给兄弟们介绍认识一下。向煦本来没想去,可慕容听了居然很有兴趣,破天荒地想要一起参与一下。

 

向煦笑着对莫澜道,“真有福气,我们仙子说了,和我一起来。”

 

“你那不染人间烟火的发小?从月宫下凡了?”莫澜也开着玩笑,“来吧,仲堃仪那家伙平时嘴那么损,多来几个人今天臊臊他才好玩!对了,我发小今天也来,他习惯穿军装了,别吓着你们。”

 

“好,那我们云中见吧!”

这才是,自来姻缘有天定,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评论(11)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