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mine

【执离】祸国妖姬(伍)

章五:公平交易

 

 

“来人!”执明将慕容黎送回昭华宫后,便脚步匆匆回到自己的寝殿,也不再压抑着怒火,厉声道,“给我查!那个叫什么公孙钤的,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竟然!”他随手掀翻身边的案几,式样新奇的各种瓜果和宫廷点心洒落满地,“瑶光王派在阿黎身边的侍卫呢?怎么就能留得他二人独处?”

 

一旁待命的属下喏喏应答,立即转身探查。执明心火却还未散去,此时正巧有启琨帝的内侍来请,言道,天璇王上陵光到了,共主陛下请天权国主一同前去共商国事。

 

“他来他的,与本王有什么相干?”执明挥手坐在主位,语气不善,“今日累了,不去。”

 

内侍见他如此,不得已将启琨帝暗自吩咐他的话上前低声说了,“天璇王上与瑶光王后有亲,瑶光王上和王后都在列陪坐。”

执明闻言,抬头看了那内侍一眼,直将那内侍吓得连忙弯腰低头,不敢出声。

 

过了一阵子,执明慢慢起身,略微整理一下衣冠,扬起一抹无惧无畏且意气风发的笑容,“哼,行了。他慕容黎就是本王的软肋弱点,便是全钧天都知道也使得。”

 

“前面带路!”

 

天璇王上陵光来朝,启琨帝在他平日里处理国事的政煌殿觐见。

 

位于西南的天璇国兵强马壮,国力强盛,这位新即位不久的陵光王更是励精图治,意图天下,样样都正是启琨帝最为忌惮的。此时虽只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但其中不能言说的针锋相对却甚是激烈。

 

陵光平日里为人高傲决然,启琨帝也摆着共主威严,自从见面后,除了寒暄,两人便实在没什么话说。执明的到来像是为一潭死水注入一道清澈溪流,他与二位并无什么直接利益冲突,随便言语,便将气氛活跃过来,不至于太过尴尬。

 

“我是有多时未见过陵光了。”

 

人未到,先闻声。执明转头看向门外,只见一位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携着一位眉目灵秀之人进了正殿。他二人向共主见礼之后,执明才明了,原来这就是瑶光王上和王后。

 

瑶光王慕容德虽有些年岁,依稀能看出年轻时的温文俊朗。他性子温和,对政事谨小慎微,为了避嫌,一向不与四大诸侯王有什么联系。这几天,执明别说去找他商议慕容黎的婚事,就是往昭华宫送点东西,都被还了回来,瑶光王是铁了心不想与执明有什么交集,更加不愿将慕容黎许配给他,成为天权王后。所以直至今日,执明才第一次见到了慕容德。

 

真正令人眼前一亮的正是这位瑶光王后。慕容黎与他在容貌上倒有七分相似,年轻时绝对是冠绝钧天的美人。他嘴角含笑,性情干练,刚一来,便坐在凌光身边,一言一句所说,皆是陵光不得闭口不言的话题,将原本有些政治意味带着火星的会面,变成了亲善和睦的家庭聚会。听闻这位王后未出嫁前是天璇王室最受宠爱的小王子,正是陵光的嫡亲叔叔。

 

“我多年未回国,但听闻国内都夸赞陵光治国有道,颇有王兄之风。虽然我身在瑶光,却也与有荣焉。”瑶光王后笑着对陵光道,“你还未见过你表弟,名唤慕容黎,他明日晨起就走,忙着回去为好友医病。我本是不愿他走的,好容易见一面,你们兄弟也熟悉熟悉,可毕竟人命关天,也就顺了他的意了。以后总有机会见的。”

 

陵光满脸的不耐,他根本就不想认这些从来也没见过面的亲戚,却不能甩袖子走人,整个人显得有些烦躁。

 

执明见陵光的样子,觉得分外好笑,却也不得不再次感叹,果真但凡天下美人,或多或少都要与瑶光扯上些关系。这陵光身上虽然杀伐之气过重,却面若桃花,艳丽逼人,真真是个美人。他倒了一杯水慢慢欣赏,不意却听到了瑶光王后说的一番话,惊得差点把口中的水都喷出去。

“说起来,阿黎也与天璇有些因缘呢。刚为他定下的婚事,我们王上选的,正是天璇名门士族公孙家的公子。”

 

“咳咳咳......”执明一听此言,一口水呛住了,咳得惊天动地。

 

启琨帝看着瑶光王上王后有些困惑的表情,打圆场道,“阿黎对这门婚事可否满意啊?”

 

“阿黎只见了他一面,对这位公孙公子倒也没有厌恶。不过,于此事上,他哪里做得了主,我们相看好了,还要请共主陛下赐婚。”瑶光王后说道。

 

“赐婚啊......”启琨帝瞥了一眼执明,若有所思道,“那倒不急,此事之后再说。”

 

政煌殿这一场散了,执明回到寝殿的时候天边已有了暮色。他坐在廊下边剥柑橘边听侍卫回禀,和他心中所猜测的一样,那位公孙公子和慕容黎的会面,正是瑶光王上计划好的。

 

    他边听着听侍卫打探来的细节,边自言自语地轻蔑笑道,“哈哈,瑶光王为儿子选得好夫婿!在即将到来的乱世之中,居然还能弹出《渔樵问答》这样的曲子,他慕容德简直是太过天真了!”

 

“麻烦,不是你不去找它,它就不会来找你。三岁小儿,持金过市。那么大的几座金矿,谁不眼馋?陵光今日看瑶光王上和王后的眼神,那可不是看着叔叔的眼神啊,占有和野心一样不少。我倒要看看,慕容德你那所谓的佳婿,如何保得瑶光平安!”

 

慕容黎离开钧天帝城的时候,执明只骑马站在远处的高坡上,目送他的背影缓缓消失在视线中。旁边侍卫跟着他久了,大着胆子问直直盯着远处延伸车辙的执明国主,“王上既然如此心悦慕容王子,刚才何不近前去送别?”

 

“见得一时,不如见得一世。”执明带着些淡然轻声道,“放心,很快就有机会了。天权的王后,本王一定亲手娶回来!”说着,他扬鞭催马,转身向着燕明皇宫奔驰而去。

 

启琨帝寿诞当日的夜宴隆重无比,阖宫上下都在忙忙碌碌,王公贵族和诸侯国主这些贵客一批一批地来到,整座皇宫都陷入了一场盛大的欢庆之中。

 

宴会前夕,政煌殿闭门关窗,周围一个侍奉的内侍都不见,寂寥无声,空荡无人,仿若与这洋溢着喜庆的皇宫不在同一空间。

 

里间的密室中,两位身着华服的男子对立而站。

 

“征伐的粮草供应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只要你能帮我这个忙,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的。”

 

一人从衣袖中拿出一卷黄色的纸,“你想要的,全在里面了。”

   P.S:当然,执明也没有那个本事能保得瑶光平安。

 

下章:瑶光亡国

评论(9)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