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mine

【执离】祸国妖姬(肆)

章四     公孙陵光

 

       执明自那夜见过了慕容黎,一颗心便全悬在了那人身上。只是次日瑶光王上和王后的到来,让他拜访昭华宫变得难上加难。毕竟慕容黎作为尚未婚配的含泽,与他走得太近并不是什么好事。何况瑶光王忌讳慕容黎的命格,更加害怕自己的儿子同王公贵族扯上什么关系。正巧慕容黎每天都要出城去拜访钧天帝城的名医求药方,瑶光王便派专人保护儿子,让他一整天都离皇宫远远的。

 

       时间渐渐临近,各诸侯属国的王室陆陆续续来到帝城,宫中的宴饮一天比一天多,执明被牢牢绊住,简直分身乏术。今日是慕容黎留在钧天帝城的最后一天,执明好不容易打听出了慕容黎的行程,知道他要去城外南郊汉草庐,向医馆里颇有名气的坐堂医生求一幅调理体虚的药方,便仅在宫宴上露一面,假称有恙,腾出时间,飞也似得扯了一匹马,带着几个侍卫,向着城外奔去。

 

       帝城南郊多植修竹,汉草庐旁便是一大片竹林,小道清幽,竹影横斜,凤吟细细。执明在大太阳地下跑马久了,浑身汗津津的,突然置身这样一处清凉所在,顿时心旷神怡。他御马踱步,慢慢悠悠向前走,恍然听到竹林深处传来一阵乐声。

 

       那是一曲琴箫合奏,琴声悠然自得,箫声飘逸洒脱,共奏一首古曲《渔樵问答》。曲深意长,境界空远,山之巍巍,水之洋洋,斧伐之丁丁,橹声之欸乃,古今兴废有若反掌,千载得失是非,皆在这琴与箫的对答之间了。

 

       执明心中若有所思,打发走了跟来的下属,翻身下马向前走,寻着乐声找到一间精致的竹屋。他见竹屋门庭大开,便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屋内窗棂下的小几上留着一盘残棋,执明虽棋艺不精,略微一看,也知道是经过了一番极其激烈的厮杀。他偏头仔细端详坐在厅中抚琴的男子,只见那人长着一副极其俊朗的容貌,身姿挺拔,如同窗外的修竹一般,仪态优雅,朗月清风。

 

       里屋被一道缀着琉璃的珠帘隔开,隐约可见一位白衣飘飘宛若谪仙的美人正在吹奏洞箫,他倚窗而立,束发的白色丝带被风扬起,缓缓落在肩上,端得是风姿绰约,清丽脱俗。执明一眼便认出,此人正是自己心心念念的慕容黎!

 

       此时,乐曲已然到了收尾之际,乐音减缓,余韵悠长,山兮自苍苍,水兮自茫茫,渔樵之乐,在乎山水之间。

 

       古琴最后一音缓缓而落,操琴者站起身向执明走来,他不着痕迹地站在珠帘前,将执明盯着慕容黎的火热眼神截断,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抱拳道,“在下公孙钤,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执明只扫了这位自称“公孙钤”的人一眼,便绕过他去,径直掀开珠帘道,“阿黎怎么在这里,我来接阿黎回宫。”

 

    “原来是慕容殿下相识之人,恕公孙冒犯了。”公孙钤见此人毫不犹疑便叫出慕容黎的小名,才知道他们原来认识。

 

    “公孙公子不必客气,”慕容黎温言对公孙钤道,“这位是天权的执明国主。”

 

    “拜见执明国主。”公孙钤不急不缓地行礼。

 

       执明置若罔闻,轻轻握住慕容黎的手腕,拉着他往屋外走,“前几天我得了几本医术古籍,里面有不少是讲调养气血的,阿黎跟我回去看看?”

 

    “多谢执明国主了。”慕容黎一边道谢,一边全身心地努力将手从执明的掌中抽出,完全分不出心思回头看一眼。

       

       执明的千里良驹正等在屋外,他引着慕容黎上马,自己却在面牵着缰绳,回头满面笑容不知说了什么,便缓缓向前离开了竹屋。

 

       公孙钤重新端坐回古琴前,默默目送着慕容黎的背影,唇边带着一丝自己都不易察觉的淡淡笑容,心之所至,意之使然,一曲《凤求凰》自指间流泻而出。

 

       远处,执明也不知有没有听到,他翻身上马,将慕容黎牢牢锁在怀里,一拉缰绳,马蹄飞扬快速离开了此地。

 

       帝城最繁华的大街上严禁纵马,执明和慕容黎又都穿着便服,就决定走着回宫。正当他们走到临安大街的时候,忽然一阵人潮涌动,一队接一队的侍卫将街道封锁起来,留出足够车驾通行的宽度,以备贵人到访。

 

       执明和慕容黎也被挤到了路边,他听着马车行驶时的辘辘声,看着远处尚未露出全貌的车驾,心中默默道,“你终于来了。”

 

       几十个精壮威严的侍卫开路,一辆装饰得分外华贵的马车缓缓驶来,薄纱掩映着坐在其中属于天璇国的尊贵王者,他身着一袭绛紫色绣浴火凤凰的华丽衣衫,眉目中满是志在必得的自信和霸气,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端庄却妍丽的面容光彩照人,整个人像是含在一片光晕中,艳丽四射。

 

       执明看着天璇王陵光的车驾慢慢进入燕明皇宫,眼神中多了一些常人看不透的东西,他含着些许了然的笑意,轻声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不愧是凤凰,你就做了这出头鸟吧。”

 

下章:公平交易

评论(10)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