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mine

【执离】祸国妖姬(壹)

警告:

 

刺客世界无女生设定,生子设定,两性为天乾与含泽

 

执明大智若愚切开黑注目 有架空原作剧情随心走,狗血

 

有人物OOC

 

吹执明阿离无极限,主CP执离,全程撒糖无虐

 

副CP仲孟,双白,裘光,也许钤光,可能有虐

 

不太喜欢结局,但是尊重所有演员的辛勤付出

 

拒绝撕逼,有不喜者请右上角点叉,我们相互尊重,谢谢!

 

 

 

 

 

前言

 

钧天历三百二十八年,国主启琨帝寿辰。

 

为显帝威,启琨帝下发国书,令各国诸侯奉命前来王城朝贺,不得延误。

 

钧天虽国势渐微,却仍有天下大义在身,国主之命,莫敢不从。下辖属国天璇、天玑、天枢、天权四国,尽管藏有不臣之心,也不得不勉强来朝,勾心斗角,暗流涌动。

 

这一年,便是中垣大陆陷入烽火兵戈前的,最后一寸宁静。

 

章一     惊鸿一面

 

瑶光王城  若水 

 

夤夜时分,幽房王宫中的勉勤殿依旧灯火通明。

 

瑶光王慕容德正端坐于书桌前认真看着面前的铸币要务,此事原本不急,他已不再年轻,若不是为等一个极重要的消息,也不至于熬夜至此。此时他睡意渐浓,想要清醒清醒,便抬手接过了旁边内侍递来的茶水,一饮而尽后问道,“王后还未归吗?”

 

内侍摇了摇头,“要不王上您先歇息......”

 

慕容德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此时关系到他宝贝儿子的一生,牵肠挂肚,不得到准信儿,怎么能睡踏实。

 

“王后,王后回来了!”

 

慕容德听见内侍略带惊喜的叫声,立刻站起来,疾步走到门外,迎上满身沾染了旅途风尘的王后。他紧紧握住王后素白纤细的双手,打量着虽有些疲惫却依旧美艳的面容,心疼地说,“王后辛苦了,都是本王的错。”

 

“自然都是王上的错!”王后唇边绽放一丝笑意,衬得他如玉的脸庞更加美丽,略带些埋怨道,“王上醉酒,一诺千金,便把儿子的终身许了出去!若不是公孙兄光明磊落,你我夫夫恐怕真是要后悔一生!”

 

慕容德一听此话,心中便有了底,笑道,“王后满意公孙家的那位公子?果然公孙家家风严谨,有父如公孙兄那般才华,儿子想必也是人中龙凤!”

 

王后微微点了点头,“那位公子名叫公孙钤,人品贵重,朗月清风。我听他抚琴一曲,一首《流水》奏得极好!心志坚毅,沉稳大气,文章也堪称惊才绝艳,倒不失为我儿良配。只是......”

 

“只是什么?”

 

王后有些不自然地笑了,“只是公孙家在天璇,虽说是世族大家,却早已没落,吃穿用度,连一般的世家都比不上,更别提王室贵族了。加之这位公孙公子并非长房,前头还有个哥哥,只怕阿黎去了,要吃苦头的。”

 

慕容德闻言叹一口气,却是如释重负。他摆手叫身边人撤下,挽着王后的手坐在一边的卧榻上,低声道,“这难道不是好事吗?阿黎那样的命格,平平安安才是福气,哪里能往王公贵族家里去呢?”

 

王后一听这话,也黯然伤神起来,苦笑道,“‘祸国妖姬’这四字的批语,若不是元灵大师临死前占卜而出,只要被我听到了,任是谁,也非要即刻斩了那人去!可...元灵大师一向不打诳语...难道阿黎...他真的...”王后求助般地看向自己的王,流露出难得一见的软弱。

 

“阿黎定会平安的,他不会是妖佞!”慕容德揽过王后安慰道,“他是我瑶光最尊贵的王子,是世上最好的慕容黎!”

 

 

钧天国都 帝城  燕明皇宫

 

夜色阑珊,歌舞未歇。

 

钧天国主启琨帝坐在上首,边欣赏歌舞,边观察着向东而坐的贵客。这一场摆在迎涟宫的夜宴,只为招待早早到来朝贺的新任天权国国主——执明。

 

诸侯国天权位于中垣大陆西境,依仗昱照山天险自成一派,物厚而财丰,是四国中实力最强的属国。前任国主在位时颇不安分,取帝而代之的心思昭然若揭,让启琨头疼良久。如今,前任国主壮志未酬便已逝去,新任国主执明即位。

 

听说这位执明国主倒是个吃喝玩乐样样讲究的纨绔,不似其父那般壮志凌云,只是偏安一隅,终日嬉闹,全然不理政事。如今,国书刚下达,执明便一马当先早早来朝,言道只为来钧天国都寻赏心乐事,要多请几位丝竹极好的乐师回去玩乐。

 

启琨帝端起酒杯,正准备邀执明国主共饮,只见那执明却眼含笑意半醉半醒地看着厅中舞步飞旋歌声清亮的宫廷艺姬。他容貌英挺,眉目间却天然自带着一股子的风流多情,十足十是浪荡公子的模样。启琨帝见他盯那艺姬时间长了,便做了个顺水人情,将其赠予执明。

 

执明饮酒颇多,一手挂着酒壶斜躺在软塌上,也不便起身,随意言语了几句谢恩。

 

启琨帝闻言又笑,他倒是希望执明这样安于享乐的诸侯王多些就好。正想着,却见内侍匆匆而来,在他耳边回禀道,瑶光王子亲自送来了刚制出的共主玉玺。

 

瑶光其国,国内多金矿,掌管中垣铸币之务,自来为钧天共主直属,国主为天下共主之直系亲属。现任瑶光王上慕容德,便是启琨帝兄长。慕容德宽厚为怀,爱民如子,丝毫没有野心,与王后一生一世一双人,只得了一个含泽孩儿,名叫慕容黎。

 

启琨帝与这一家人关系很近,他没有太子,更是将对小辈的疼爱都给了慕容黎。听闻慕容黎亲自送来了玉玺,便让内侍引着慕容黎去偏殿休息片刻,待他与执明应付几句之后,立刻去见。

 

执明微眯着眼睛百无聊赖地扫视殿中的欢歌艳舞,心中觉得甚是无趣。只不过看着那艺姬裙裾缀着的雏菊铃铛颇有些野趣,启琨帝便将整个人囫囵赏给了他。要不是为了全共主的颜面,这样媚俗的东西,他才不屑要呢。

 

窗外落了几丝雨,隔着雕花窗棂看着花树景致,倒有些烟雨濛濛的样子。执明偏过头,眼神飘到殿外,殿宇廊下站着一个人,身边两位内侍正服侍那人摘下遮雨的斗篷。执明本是无意间的一瞥,没料到被那张完美的侧颜迷了魂魄去。

 

那人仿佛从泼墨山水画中而来,月色朦胧之中,嫩粉色的衣袂飘然若仙,亭亭婉立于檐下,清丽无双的容颜衬出一身超凡脱俗的谪仙气质,当真是天下难得一见的美人。

 

执明坐直了身体,眼睛似是不由自主般一直盯着看。那人并未在檐下久留,便被内侍引着走开了,他视线追逐着翩然而去的裙摆,连启琨帝唤他名字都没留意。

 

“执明国主见谅,寡人不胜酒力,要先去休息了。”启琨帝话说得客气,却是丝毫没有征求意见的意思,只是通知一声罢了。

 

“嗯?”执明重新倚靠在软塌上,斜睨着启琨帝匆匆离去的背影,思绪翻飞。他想起曾听闻启琨帝自来无意情色,却在一年前从宫外带回一名男子,住在后宫之中,予取予求,颇为爱宠,世人为之侧目。

 

若是如这般仙人之姿,那便真是倾尽天下也不为过。

 

执明这样想着,心中甚是不自在,也起身离席,向门外而去。

 

下章:却扇之礼

 

 

评论(9)

热度(124)